愛作夢的人

關於部落格
因為期望總是落空
所以躲進夢境裡面
獨自等待將自己喚醒的那個存在......
這裡有最真實的我,但絕對不是完整的我
  • 497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死神與人魚的相遇

 獨自行動兩千多年的時間,從來沒有一處、一物能夠留住希涅斯的視線,他是個稱職的死神,只要確認陽壽已盡的生物就會將他們的魂魄帶回到冥間,若是陽壽未盡的生物,他盡可能地避開,避免產生引響。


這一天結束在海岸邊的回收,他注意到一條魚擱淺在沙灘上,如果說是鯨魚或海豚擱淺,推回到海裡就好,但是希涅斯頭疼的看著那條「魚」,更準確的說法是遍體鱗傷的「人魚」,他能想像,若放著不管被普通人發現,不是當作寶貝藏起來,就是被高價賣出,研究所也好、變態富豪也罷,總之不論是哪種情節都遠離了「幸福」。


活著是為了追求幸福,不是嗎?


不是沒想過把人魚推回海裡,就像擱淺的魚兒回到海裡便能依本能繼續活下去,不過看到他滿身傷痕的模樣,也許推回去是斷送他的性命?


人魚的生死不屬於冥界管理,所以他也無從得知這條人魚的壽命是否已經到了盡頭,因為了解生命的脆弱,他更加無法藐視生命的價值。



 最後,希涅斯還是把「人」帶到附近隱密的海蝕洞,在那邊不用擔心會有大型具殺傷力的魚類闖入,人類就算要過去也得費一番工夫,再加上平坦的地面從海底延伸而上,很適合讓無法離水太久的人魚。


人魚在明月高升的時候清醒,只是差一點又嚇昏過去,不管是誰,在漆黑的空間裡只見一張慘白的面具在身旁懸空都會被驚嚇到。


太久沒有跟人溝通,希涅斯一時間想不到要說甚麼,受到驚嚇的人魚本能的鑽入海裡,打算游離那張面具,還沒出洞口他就因為沒有多餘的力氣,不得不放棄奮力游動的舉止,更重要的是,那張懸空的不明物體沒有絲毫移動的跡象,人魚調頭輕擺身上的鰭,從水底仰望方才昏迷的位置。


那張面具仍在原處沒有移動,瑪斯奇猜測也許是甚麼人隨手將面具擱置在岩石上,卻沒想到下一秒隱藏在面具下,那雙漆黑的眼會和自己對上,害怕的人魚決定不管自己是不是還有力氣游到安全的地方,遁入水裡便往洞口游,一個猛力撞上布置在洞口的結界,又讓自己暈眩過去。


人魚的動作希涅斯都看在眼裡,只是,在他慢慢思考的過程裡,膽小的人魚又暈眩過去,造成如此結果並非本意,但不論是臉上的面具,或是放在洞口鼈腳的結界,都確實是他的傑作。


「唉……」都不知道自己上次嘆氣是幾百年前的事情,希涅斯再一次撈起瘦弱的人魚,順便潛入海底帶來新鮮的海帶跟貝類,雖然不清楚人魚到底吃些甚麼,不過在海底生活的生物,吃的東西應該不會太精緻。


瑪奇斯是在饑餓帶來的絞痛中清醒,當時只顧逃跑和躲藏,沒有太多的時間可以獵食,連片刻的休息都是種奢侈。身邊有新鮮食物的味道,比起所剩無幾的警覺心,填飽肚子的本能取得控制權,如風中殘燭的身體卻沒辦法流利的配合。


希涅斯注意到小人魚的舉動,毫不體貼的將人魚抱入懷裡,他沒忘記要把生貝放在對方手裡解釋:「吃掉,否則死。」其實只是想說,看你身體虛弱多少還是吃點東西,否則身體會撐不下去導致死亡。


說得太過簡短而直接,不僅沒有安撫到人魚,相反的,因為太過害怕顫抖得無法動作。希涅斯感到頭痛,記憶裡,成為死神之前似乎也沒有多少照顧人的經驗,真的是把畢生各種「第一次」都栽在眼前的謎樣生物上。


想撒手不管,但是有違自己重視生命的原則,丟給其他人?一時間也想不到有哪個同事適合照顧人,更別提同事以外的人。


結論:既然都已經接手了只好執行到底。


目前最優先的是保住人魚的性命,他感覺得出對方身體狀況瀕臨臨界點,再不進食就真的危險了,於是他剝取較小的貝肉,硬是撬開對方緊閉的嘴塞入命令:「吃掉。」


食物都已經塞入嘴裡,人魚本能的嚥下去,但侵入內心的恐懼仍然沒有消散,瑪斯奇也感到很無助,自己究竟碰上甚麼樣的生物?接下來還會發生甚麼事?


希涅斯不懂人魚的懼怕,只是一個接著一個剝除貝肉讓人魚不需要費力撬開貝殼,至於早已顯得乾癟的海草,他繼續無視它們的存在。


希涅斯剝除的貝肉,正好讓人魚得以飽足,剩餘的生貝他並沒有放生的打算,就算他很重視生命,但是為了讓一個生命存活,勢必要犧牲其他生命,撿回來的這些貝類在他眼裡都是壽命即將到盡頭的生物,死去的靈魂他也確實的收好,等到冥府再送他們回到生命之流裡。


瑪斯奇被餵飽後注意到對方並沒有其他動作,緊繃的情緒出現一絲鬆懈,難以抵擋的睡意佔據所有的意識,無解的擔憂只好再一次回歸寂靜。看著跟小寶寶一樣吃飽就睡的人魚,希涅斯很清楚是因為對方的身體,確實不得不休息一段時間,這不是好現象。


他突然想起那座各種生物聚集的A市,過去不曾造訪,只是偶然間聽見的A市,如果是那座城市,就算小人魚被人發現也不會引起軒然大波,適合非人類的生物生存的一座城市。


兩千多年都沒動用的薪資第一次有了意義,希涅斯買下A市一棟臨海的房子,在一樓建造寬廣的水族箱,用耐水的防滑墊鋪滿地板,讓小人魚即使離開水族箱也能夠安全的自由行動,不只是一樓的空間,通往二樓的樓梯及地面全是同樣的地墊;屋裡擺放的家具不多,但絕對是防水、防滑的設計。


整棟屋子可以說是為了小人魚存在,希涅斯沒有思考太多,只期望在人魚養傷期間可以過得舒適。瑪斯奇不明白,也看不懂面具人的用心,只知道自己被人轉移到全新的環境,水族箱裡放置很多可以吃的海鮮、海藻,面具人也沒有限制他的活動範圍,甚至表明自己若想回海裡隨時都可以離開。


瑪斯奇感到茫然,他是很喜歡大海,因為他在海裡出生,在海裡長大,卻也很清楚變化多端的大海並沒有辦法保護他,除非他能夠得到保護自己的能力,否則他只能成為其他強者的囊中物。


至於那名面具男,自己並不是很喜歡那傢伙,只是,他也很感謝那人的庇護,然而他所留下的這棟屋子太過空曠、寂靜,讓人沒辦法真心喜歡……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