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作夢的人
關於部落格
因為期望總是落空
所以躲進夢境裡面
獨自等待將自己喚醒的那個存在......
這裡有最真實的我,但絕對不是完整的我
  • 4988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ユ-リ!!On ICE同人~大獎賽決賽前夜

 回到飯店後,勇利把自己關在浴室裡回憶晚餐發生的插曲,代表「守護」與「感謝」的對戒被好友批集誤會引來眾人的注目真的很尷尬,但是,讓勇利更加介意的是維克多那句話。
 
明明知道維克多多半是開玩笑的,主要還是想轉移大家的注意,及表達想奪下金牌的鬥志。但一回想起那句話,仍讓勇利忍不住羞澀,都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維克多才好?
 
看著放在一旁已染上蒸氣的戒指,勇利再一次強調自己的決心,不論比賽結果如何,他們的關係只會維持到比賽結束,在那之後,他要把維克多還給大家,繼續注目在舞台上發亮的巨星。
 
「讓我再獨佔他一會……」將戒指戴回手上,勇利輕聲呢喃,等在外頭的維克多彷彿聽見般詢問:「勇利剛才說了什麼嗎?」
 
「呃、不,沒、沒什麼,我只是在給自己打氣。」走出浴室,看著維克多握住酒杯的右手,勇利想起維克多一臉認真說的那句:『好啊,施下你可以甚麼都不用想的魔咒,明天要滑出,能讓我堅定說出最喜歡勇利的表演哦。』
 
是啊,現在最重要的是明天的比賽,但是……我還是想知道……
 
「吶,維克多……為什麼你不否認呢?」
 
「否認什麼?」維克多帶著壞笑望向有些忐忑的勇利,他不會告訴這隻容易受情感影響的小豬,那句話是認真的。維克多心想,不知道從何時開始,自己的目光已經無法從勇利身上移開,雖然本人還未察覺自己是個多麼有魅力的人。
 
過去二十幾年的歲月裡,維克多把自己奉獻給花式滑冰,總想著要怎麼表演讓觀眾們大吃一驚。這一次,放下花式滑冰選手的身分,到勇利身邊擔任他的教練給予支持與鼓勵,不僅僅是新鮮的體驗,也讓他獲得很多過去不曾注意到的生活細節。
 
看著那雙熠熠閃亮的眼眸,一股難以言喻的情感湧上心頭,勇利窘迫的選擇躲進被窩裡背對維克多,「不,忘了吧,明天還得早起。」
 
從維克多出現在家裡至今為止的一切都像做夢,一直以來想與維克多站在同樣高度的夢想,到現在變成本人陪伴在身邊,這是以往不敢奢求夢境變成了現實,而在比賽之後,這現實也即將變成過去。勇利抓緊身下的床單,儘管有濃濃的不捨,但他不後悔自己的決定,維克多很有才華,不應該長期擔任自己的教練,而埋沒他的光芒。
 
應該要感到滿足才對。勇利這樣告訴自己,不可以再多想。
 
「我已知曉了愛,變得堅強,將用大獎賽總決賽的金牌證明給大家看。」是的,拿下大獎賽的金牌就是對維克多這些日子以來的付出與陪伴,最大的報答,其他的不可再多求。
 
在勇利意識逐漸朦朧的時候,身體突然被拉入另一個溫暖的懷中,同樣帶著戒指的右手交握在一起,已經熟稔的嗓音在耳邊低語:「最喜歡勇利喔!所以要拿下金牌,向世界證明我們一起努力的『愛』。」
 
「嗯,我會的。」我一定會拿下金牌,然後……
 
勇利突然意識到,他們交握的手沒有分開,身後的熱源似乎也沒有要遠離的意思。
 
「那個……維克多……差不多該回去你床上了吧?」
 
「為什麼?這些日子馬卡欽不在身邊,一個人睡好寂寞,你就陪我一下吧!」說完,半摟的手臂又用力幾分。
 
「等、等等!我睡相不好,而且、而且這床又窄。」勇利試著掙扎,遺憾地發現兩人不僅在體格上,在力氣上也有顯著的差距。
 
「別擔心,我已經把床併起來,不會摔下去的。」維克多將手覆在勇利的雙眼上,額頭貼緊對方頸後哄道:「乖,現在什麼也別想,讓自己好好睡一覺。」
 
「明天上台的時候,你只要想著我就好。」
 
啊啊——原來如此——
 
勇利不再掙扎,接受了維克多的好意,明天要出場的短節目——Eros——我一定會盡全力來誘惑你。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