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作夢的人

關於部落格
因為期望總是落空
所以躲進夢境裡面
獨自等待將自己喚醒的那個存在......
這裡有最真實的我,但絕對不是完整的我
  • 497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ユ-リ!!On ICE同人~【ABO觀】永遠的追隨01

對於一個不被社會大眾所期望的Beta,即使選擇成為溫泉旅館的接班人,想必也不會收到太多議論,在猶豫將來出入的時候,那個人——以年僅16的年紀踏入戰場並立下輝煌的戰功,成為史上最年輕、擁有自己艦隊的艦長,即使他是生來體質優秀的Alpha,但他所建立的功勞卻是史無前例。

『我決定了!我要去讀軍校,總有一天,我要站在他身邊。』

勝生勇利12歲立下目標,殘酷的現實是,花了11年的時間,從軍校生到進入部隊,至今仍只是個小小的上士。

雖然不曾立下輝煌戰績,至少平時的努力讓他在一場又一場的戰役中存活下來,幸運的是,今年年初他被分配到維克托‧尼基福羅夫少將的艦隊裡,參與一場歷時三個月的小型殲滅戰役,目標是近期猖獗的星際海盜,在維克托上將的指揮與帶隊下,僅損耗百分之一的成員便將狡猾的海盜們全數捕獲、入獄。

而那百分之一都是傷兵,無死亡人員。

現在他們已經回到帝國整休,傳聞Omega協會正積極地邀請維克托少將參加舞會,早已是適婚年齡的少將長年以「征戰」和「維持帝國和平」為由,拒絕無數Omega拋出的手捐。

這次的整休被皇帝給了「無期限」的假期,其原因還是Omega協會會長哭訴優秀的Alpha少將都已經27了卻還沒定下終生,也沒留下優秀的後代,生怕戰場的殘酷生活會毫不留情地帶走帝國優秀軍官,沒有人能繼承。

因此,維克托少將在眾下屬羨慕的視線下,無奈地去參加交(相)際(親)舞會。

唯獨勇利是個例外,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對這名憧憬了十幾年的上司抱持著甚麼樣的心思,只感到內心一陣紛亂,理不出頭緒。在目送長官離開後,整艦隊的人員都準備放假回鄉,唯獨他選擇了留守,就算是非戰時期,船艦仍需要有人定期的巡邏、養護。

而且勇利留守的這艘船艦可是主艦,主艦上搭載著AI,這艘船艦的AI還是個怕寂寞的主。

另一邊,被上層慫恿去參加高層單身軍官與單身Omega們交際舞會的維克托,年輕少將正因為陷入上層算計的陷阱裡感到惱怒。

「季光虹先生,我感到很憤怒,在我的觀念這叫做『戲弄』,可我不是你們Omega協會的玩物,恕我無法繼續奉陪。」說完就要轉身走人的年輕少將再一次被盡責的接待員拉住,儘管害怕對方身為Alpha傳來的威壓和長期軍旅生活鍛鍊出的軍威,季光虹仍縮著身子雙眼掛起淚珠顫抖的說:「可可可是……可是將級的單身軍官也只、只剩下少將您啊。」

維克托不否認,自己畢竟爬升得太快,鮮少有人不到三十歲已經踏入少將階層,可是「高層軍官」不代表「將級軍官」,除了他還有哪個將級軍官沒有家室?這不就擺明了要坑他嗎?

更加糟糕的是,舞池裡的Omega們不知道受到了甚麼刺激,一個個散發出甜膩的發情信息,如果不是協會裡特意選出近期發情的Omega們,那就是人為的誘發。

維克托突然意識到,為什麼這一路上,從接待員到服務人員全都是Beta的原因,這是一場早就謀算好的計策,只差請君入甕。

「回去告訴你們會長,本‧將‧沒‧空‧陪‧他‧胡‧鬧!」奮力一甩衣袖,維克托將身旁嬌小的Beta甩開轉身離開,就算不進入舞池裡,瀰漫在空氣中濃郁的Omega信息仍讓他渾身燥熱難耐。

不論經歷過多少次的特訓,身體的本能仍是輕易地被人挑起,但,若是如此輕易妥協,他就不會是年僅27就爬到少將位置的人。

離開的路上維克托受到多次阻饒,卻沒有人能讓他急促的步伐有短暫的停歇,他在逃,也在戰鬥,只是戰鬥的對象不是頻頻被他撂倒的Beta守衛,而是壓制在體內企圖衝出牢籠的慾望。

從舞會場所離開的維克托沒有直接回到位於首都的家裡,反而全速前往他的戰艦,儘管休戰時期將領留守戰艦會遭受非議,但此時他顧不了那麼多,只有那艘戰艦是他的避風港,也是唯一一個Omega們無法隨意進入的場所。

一靠近戰艦,AI馬上根據他的生物訊息認出身分,自動開啟艦門迎接它的主人歸來,高大的紅貴賓犬正搖著尾巴歡迎:「維克托回來得好早!今天要玩甚麼呢?咦?你看起來不太對勁,又在做『對抗發情』訓練了嗎?」

「唷……馬卡欽,這回可不是在訓練,而且我非常需要回到房裡。」維克托苦笑著伸長手臂下意識地想摸摸那身蓬鬆的皮毛,可惜揮空的觸感提醒他,這只是全息投影,真正的愛犬馬卡欽並不在此,但它也是馬卡欽——戰艦的AI。

「糟糕!糟糕!你看起來沒辦法自己走到艦長休息室,我找勇利來!」早在維克托表示要回房間的時候,馬卡欽已經計算出結果,當然,在它表示要找人之前,已經用另一端的全息投影叫人了,此時說出來不過是讓人有些心理準備。

本想開口說「不用」的同時,紛亂的腳步聲逐漸逼近,維克托知道此時說再多話都遲了,不如保留點體力。

「馬卡欽這麼著急到底是……少、少將?您怎麼了?」被馬卡欽不斷催趕跑到目的地的勇利,在看到汗如雨下又精神萎靡年輕少將時,以為自己還沒夢醒,直到對方開口以虛弱的聲音打招呼,才如夢初醒般將人架往戰艦深處的艦長休息室。

一路上,勇利能感受到對方壓在自己身上的重量,和異常高熱的體溫,即便聞不到信息素,大概也能推斷對方身上可能發生的事情,畢竟在這艘戰艦裡有個每個月一次的特殊訓練,所有沒Omega伴侶的Alpha都必須接受的「抵抗Omega信息素」的訓練,這是為了在戰場上,即便遇到敵方的卑劣招式仍能保有自我持續戰鬥的一種違逆本能的訓練。

勇利也是到這艦隊後才知道,也是這種違逆本能的訓練,讓這艘戰艦的Alpha們一次又一次躲開死神的招呼,並立下戰功。除此之外,還有由上至下對Beta士兵們的重視,也是這艘戰艦能在戰場上一次次獲勝,並且達到高存活率的原因之一。

原本五分鐘就能走到的距離,兩人走了兩倍以上的時間才到達目的地,維克托在接觸到床鋪之後立刻把自己包覆的嚴謹並下達逐客令:「那個……謝謝你,後面我自己能處理,你可以走了。」

「是!下官馬上離開,預祝少將早一刻脫離……狀態。」猶豫一會,勇利最終仍把那詞吞回肚裡,轉身離去的同時在心裡默默為遭受本能折騰的長官祈禱。

將房門帶上後,戰艦AI的全息投影已經在走廊搖尾巴等待:「勇利沒事吧?你看起來比維克托還緊張耶。」

「咦?我嗎?不不,我完全沒事,我能有甚麼事呢?呵呵……」過去一直仰望的存在,自己在這一瞬間不僅是觸碰到本人,還目睹了他虛弱的一面,勇利心裡仍有不踏實的感受。

鎮定之後,他第一個想到的還是方才一臉痛苦的男人:「少將他……沒事吧?」

「維克托說『死不了人』,還讓我關了對他的監視,24小時後再開啟。」戰艦的AI有義務監視艦長的生命跡象和生理變化,但,那是不與艦長命令衝突時自動執行的任務,艦長的命令仍是最高指令,就算是帝國元帥也沒有干涉的權力。

「吶吶,勇利我們繼續玩!剛才的舞沒跳完,再跳一次!」在主人不管事的情況下,馬卡欽一反AI的常態,巴著全戰艦最有耐性陪它的小兵玩脫了,反正休戰期間戰艦也沒事情可做,而且皇帝還給了它主人「無期限」的休息,不多玩一點、多頹廢一點,怎麼讓人「放心」呢?

24小時後,自動開啟生命監視的馬卡欽收到剛睡醒的主人下達送餐的命令,AI語氣不悅的抱怨:「好麻煩——我叫勇利去幫我做,等等弄好送來。」

「蛤?你不是有機械身體可以用嗎?再不用都快放到生鏽。」

「我才不要用那個身體,又醜又笨拙,還是這個造型可愛。」馬卡欽一邊說著一邊轉圈得意汪一聲。

「拜託……你可是軍用AI,要甚麼可愛?難道是我教養的方式有問題?」當初給予維克托戰艦的時候,因為沒有其他空閒的戰艦AI可用,所以給了他一個全新的AI核心,也就是現在的馬卡欽。全新,也意味著除了基礎的運作程式,一切都需要重頭教起,其中包含性格的培養。

「沒問題呀!馬卡欽很健康活潑的成長著。」歡快得汪幾聲,馬卡欽搖著尾巴期待被表揚。

「好好。」維克托一臉無奈的略過話題,向馬卡欽要來勝生勇利的資料。

每一個新加入的士兵維克托都會親自審閱資料,只不過每次新加入的士兵數量多,也不是每一個都被分配在主戰艦,一但忙起來很容易就忘了當時看過的資料。這一翻閱,他想起了當時把人留在主戰艦的原因,從軍校畢業後入伍至今五年才爬到上士的位置,可以說此人的表現並不出色,也沒有特別突出的地方,但是,這是一般長官的看法。

維克托從一些戰鬥視頻注意到了這名士兵的特點,對機甲的操作水準不高,對局勢的判斷卻很準確,只要有他在的小隊,在戰鬥的時候後援從來沒有中斷過,不管是過程中的補給,或是戰鬥中的補漏,這名不居功、不搶攻的小透明總能很及時的給予隊友支援。

操作技巧高超的士兵已經太多了,他正缺乏的就是這種對局勢的判斷很敏銳的士兵。

「哦呀!勇利要到了,維克托要讓人進來嗎?」馬卡欽愉悅的聲音打斷他的思緒,雖然寵物狗的造型讓它沒有太過複雜的表情可用,但是難得高昂的聲線仍能讓人感受到話語下的親近,維克托感到很訝異,會讓馬卡欽感到親近的人可不多,就連他的副官都沒受到這種待遇。

「你都把人給找來了還要擋在外面嗎?讓他把食物直接端進來。」

「了解!」用前腳行了軍禮,下一秒就將房門打開,門外的勇利正舉起右手準備敲門,沒想到門自己開了。

「報……報告少將,早餐為您送到。」懸浮的右手立刻行軍禮,因為緊張勇利的身體顯得相當僵硬。

「噗,這裡只有我們兩個,用不著這麼拘謹,直接端進來就好。」

「還有我也在啊!」馬卡欽不甘示弱的展現自己的存在感。

勇利覺得來到夢寐以求的主戰艦後,他的三觀不斷受到挑戰,和戰神一樣充滿威嚴且嚴肅的少將其實是個平易近人的鄰居大哥?充滿智慧且冰冷平板的AI其實是個喜好玩樂又愛撒嬌的寵物?

「下官不確定少將喜歡吃甚麼?所以下官做了家鄉的料理。」勇利將碗端上,是他最愛吃的炸豬排蓋飯。

「我不挑食,就算是馬卡欽的合成食物我也能吃。」早在開門的時候,維克托已經被香氣四溢的食物氣味所吸引,在看清楚碗裡的內容後他更是訝異,豐盛的菜餚和巨大的炸豬排蓋住整個碗口,將主食徹底的隱藏起來。

「WOW!這是甚麼料理?」維克托等不了對方的回應,已經拿起餐具大口品嘗,滿嘴食物直呼:「好吃!」

看到對方一臉滿足大口吃著自己親手做的料理,勇利內心湧滿幸福,「這是炸豬排蓋飯,也是我很愛吃的料理。」

「太美味了!好想把你調去做伙頭兵,讓你上前線真是太浪費這手藝。」

「報、報告少將,請不要將下官調任後勤,下官甘願到前線為帝國的防衛盡力。」維克托是開玩笑的提議,卻引來對方認真回覆,害他深潛的小心眼浮上心頭,想要小小的使壞一下。

維克托離開覆蓋在身上的薄被,毫無遮掩的胴體緩步逼近慌張無措的小兵,身後的退路已被「貼心」的馬卡欽關閉,勇利沒辦法繼續拉開距離,只能不斷轉動視角尋找可以解圍的方法,可惜的是,直到高大的陰影將他覆蓋,他仍沒能做出行動,僅能夠順從對方上挑的動作,望向那一雙如水面波盪的眼眸。

「不想成為伙頭兵……那要不要考慮,成為我的專屬?這位置可是空置了許久,還沒找到合適的人能填補,也許你可以考慮?」

再也受不了上頭視線的壓迫,勇利壓下身體想要逃離的動作轉望趴在一旁的全息投影,期望後者能幫個忙,放他一條出路,可惜馬卡欽是打定主意要當主人的小幫手,沒有放人的意願。

「不說話嗎?那我可就當你答應囉?」在他即將進一步觸碰不斷顫抖的軀體時,找不到出路的小兵終於奮力推開籠罩在身上的壓力大喊:「下官、下官只是個Beta!自認沒有Omega的魅力,更不想成為全帝國Omega們的敵人,請、請少將再重新考慮。」

「維克托這台詞好耳熟,米拉好像用過耶。」米拉‧芭比切娃中校是馬卡欽艦上的副艦長,在維克托上一次想推卸Omega協會安排的舞會時,曾向她開口求婚過,結果自然是被回絕的。

熟悉的台詞讓開口求婚的維克托感到一陣無力:「難道我在Beta們面前就這麼沒價值嗎?」

「不是不是不是……」勇利極力搖頭否認,與其說是沒價值,不如說是相反:「少將太出色了!除了優秀的Omega,下官實在想不出還能有甚麼人能配得上您,更別提我們這種到處可見、平凡的Beta。」

維克托不悅的皺起眉頭,轉身趴回床鋪,沒有人知道,他最討厭的恰恰就是Omega的信息素會讓任何所有的Alpha失控的這件事,他無法忍受自己像個野獸一樣,只根據對方散發的味道就強行佔有、標記。

「少將?」在所有壓力解除後,鬆了口氣的勇利在看到趴回床後動也不動的上司,又忍不住擔心起來,回應他的是一直在看熱鬧的馬卡欽:「維克托不高興,勇利我們一起去玩,別管他。」

「呃……可是……」勇利還想上前去關心,馬卡欽的影像擋在他面前不斷催促,最後還是受不了吵鬧聲的維克托起身趕人才讓艦長休息室裡恢復寧靜。

他想抓緊時間休息,維克托有預感,或許,再過不久就得跟馬卡欽艦道別。

那股微弱的預感,在隔天化為了現實,皇帝下達了諭令,不論是休假中或值勤中的兵員都收到了這項命令:

由於維克托少將需長期回鄉休養,原執掌的狂犬師團除第一艦隊和第二艦隊在帝國內留守,其餘人員皆分配到各軍團協助支援,直到維克托少將休養期滿復職或前線戰況急迫,方得歸隊。

而實際到維克托手裡的諭令還有一份,是有關於他的「休養期限」,皇帝表明除非他確定建立家室並有了子嗣才可以復職,否則休養期間禁止踏入軍事重地,更不可以私自登艦。

維克托很清楚,這肯定是哪個忌妒他年輕又看不起他平民身分的高層聯合Omega協會會長一起向皇帝「建議」的結果,不僅趁機削弱他軍團的實力,更直接架空他的軍權。

得到長假他是很開心,但是復職的條件卻讓他感到心塞,天知道他要用多久的時間才能找到鍾意的對象?還要用多久時間才能擁有子嗣?往理想說,就算是生育率最高的Omega也不是100%中獎,更別提在孩子出生前可能發生的種種意外。

最快速的方法只能祈禱敵人快快來襲吧?

正當自己依依不捨要離開戰艦,以為馬卡欽會同樣依依不捨的遙望他離開,沒想到它卻以歡快的語氣道別:「維克托慢走~記得幫我跟另一個馬卡欽問好喔!」

「嗯……等等,為什麼馬卡欽這次這麼愉快,你的感傷呢?憂愁呢?」

「AI有這種東西嗎?」每當馬卡欽想掩飾真相的時候都會把AI的身分搬出來用,這招當然早就被維克托給識破,僅是一言不發的盯著戰艦核心——那才是馬卡欽的核心位置。

查覺到那雙凌厲眼神下隱含的意圖,全息投影只好弱弱的走到他面前趴下吐實:「好吧、好吧,我說實話,你不在的這段期間有勇利陪我,所以不像以前一樣無聊。」

維克托此刻感到自己罪惡深重,為什麼好端端的軍用AI居然會培養成喜好玩樂的性格?自己的教育方針到底是哪裡出了錯誤?

「哦——既然馬卡欽這麼中意勇利,那我乾脆申請把他調到我身邊做護衛。」留下一抹詭譎的笑容,維克托在戰艦的哀號下踏上返家的旅程。

他已經想到要怎麼打發接下來的空閒。

~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