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因為期望總是落空
所以躲進夢境裡面
獨自等待將自己喚醒的那個存在......
這裡有最真實的我,但絕對不是完整的我
  • 5001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互相交流】希德羅-向日葵男孩

 熟悉的街道,白安也比較願意自己走路,恩澤跟在孩子身後,不時與回過頭來確認身影的白安揮手。
 
孩子注意到不遠處有個拿著大向日葵的小葛格,是迷路的時候帶他去森林的葛格,白安快速的跑過去,身後的青年反而擔心的提醒:「白安不要跑太快,走慢一點。」
 
希德羅看到小嬰兒張開手臂,馬上就抱了上去,對方小小的身體埋進了男孩的懷裡。
 
聽到身旁大人的招呼,他也有禮貌地揮揮手說你好,雖然他沒有真的“說”啦。
 
恩澤也揮手打招呼,說實話,他很訝異白安展現的熱情,而且他也很好奇獨自一人遊走的孩子:「叔叔叫恩澤,寶寶是白安,小朋友叫什麼名字呢?」
 
希德羅男孩聽到青年的問話,拿下帽子給青年看,標簽上縫著“HITLOR“這幾個字。
 
「Hitlor?原來小葛格叫做希德羅,白安要記得葛格的名字喔。」白安放開了擁抱的雙手,大力點頭後抬頭仰望對方手上拿的向日葵。
 
恩澤也注意到那朵對孩子而言,稍嫌高大的花朵,他問:「希德羅帶著向日葵想去哪呢?」
 
希德羅歪歪頭,然後先是指了我這個方向——也就是鐘塔,然後又改變心意指向森林,比來比去,結論是……隨便or不知道。
 
「咦?有點困擾啊。」不知道孩子究竟想往哪個方向走,恩澤也不曉得要帶往哪處去?不過剛剛孩子有朝森林指,再看看他手上的花,他問:「希德羅喜歡花嗎?」
 
小男孩搖搖手上的向日葵,表示喜歡這種暖洋洋的植物。
 
「那我們去花田吧!雖然不知道有沒有向日葵,但是有一大片花喔!」恩澤攬住白安的身體,並伸出手問孩子:「希德羅要一起抱嗎?」
 
聽到可以抱抱,希德羅男孩也大張雙臂,等著跟寶寶搶青年懷裡的位置。
 
恩澤抱起兩個孩子,他很喜歡抱著孩子,而白安似乎也已經習慣跟人分享青年的懷抱,乖乖地環住人的脖頸看著小葛格。確定已經抱穩孩子,恩澤便慢慢走向森林邊緣的花田。
 
放眼望去,是一片盡頭隱沒在森林裡的橘黃色花海,他將兩個孩子放到地面,發現白安的小個子走入裡頭真的會被花兒覆蓋頭頂。
 
「白安真的好小隻啊。」反觀希德羅,他應該能露出眼睛吧?
 
希德羅被青年放下之後,直接往花田裡鑽,可以看見橘橘的花田裡,ㄧ抹深藍色慢慢地移動,偶爾還會消失不見。
 
白安原本想跟進,但又不放心地回頭看了一下青年,恩澤笑著說:「不要跑到看不見把拔的地方,這樣白安想回來隨時都可以回到我身邊。」他沒有阻止孩子探險的意思。
 
一踏入花海裡,僅能看見花叢被撥弄的動靜,以為自己朝著希德羅的方向移動,其實還是偏移角度,沒有跟到。
 
希德羅弟弟鑽啊鑽,想起一起過來的小嬰兒,掂起腳尖想找找小小朋友的下落,可是除了站在花田旁的青年他誰也沒看到……
 
恩澤留意到孩子似乎在找白安,比著仍在撥動的方向喊:「白安在那邊。」
 
聽見青年的呼喚,撥動停頓了一下,白安開始往聽見聲音的方向回頭走,他發現自己即使抬頭也只能看見天空。
 
男孩照著青年比的方向看去,某塊花叢搖啊搖,他往那邊前進,果然找到了他的新朋友,好像也正在找什麼的樣子,他過去拍拍對方的背。
 
白安轉頭看見了小葛格,很開心地往對方身上撲,但是他忘了對方也是個高他沒多少的孩子,而且那朵向日葵還在。
 
手上拿著向日葵的希德羅來不及接住小小孩,一個重心不穩,兩人一起往軟軟的土地上倒。
 
希德羅挪開身上的小朋友,笑著在軟軟的土上打滾。
 
他真是超級樂天派……
 
看人笑得開心,白安也笑不停,在花海外圍的恩澤聽見孩子們的笑聲很慶幸自己沒有阻止他的探險。
 
打成一片的小男孩們蹲在地上一起玩著土,希德羅很好奇為什麼一直挖不到蚯蚓先生。
 
兩人玩著玩著,完全忘記那位青年的存在了。
 
恩澤注意到太陽的位置,怕孩子們玩到忘記肚子餓,出聲喊:「白安——希德羅——我們去吃飯囉!」
 
聽見青年的呼喚,白安確實感覺肚子有些空虛,看著同樣滿身泥濘的小葛格,拉起對方的手就跑。
 
背部都是土的希德羅男孩跟著新朋友,鑽出花田,來到了青年身邊。
 
聽到要吃飯他這才發現肚子空空的。
 
看見兩個泥孩子,原本打算要在附近餐館吃飯的恩澤決定帶人回家,他蹲下身抱起兩個孩子說:「你們兩個吃飯前要先洗澡,希德羅願意跟我們一起洗嗎?」
 
髒髒的西德羅聽到可以洗香香,開心地高舉雙手~萬歲。
 
是說他到這裡來之後洗過澡嘛?好像有玩過水……
 
見孩子一臉開心的模樣,恩澤當作他同意了。和來時一樣,抱著兩個孩子踏上返家的路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