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作夢的人

關於部落格
因為期望總是落空
所以躲進夢境裡面
獨自等待將自己喚醒的那個存在......
這裡有最真實的我,但絕對不是完整的我
  • 4986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限定交流】蘿賽塔-小天使的主人

 不管是恩澤或是恩恩,在孩子獨自遊走在街道迷失方向這件事情上,他們心底都有些陰影存在,但比起幼小的孩子內心殘留的恐懼,身為成人的青年更多的是感激,他惦記著代替他陪在孩子身邊的人,並期望能以更恰當的方式來表達內心的感恩。
 
今天他們走到小公園裡,他注意到坐在鞦韆上的少女,是恩恩迷失方向時陪在孩子身邊的少女,雖然不明白當初對方倉皇離開的緣由,但恩澤仍舊很想認識她。
 
因此他走上前打招呼:「小姐日安,很高興能再一次見到妳。」
 
緩緩抬起頭,只是眨著明亮的大眼疑惑的看著人「你是……?」
 
「我是恩澤,這孩子是恩恩,前些日子孩子迷失方向時,很慶幸有小姐陪在孩子身邊。」恩澤猜想對方或許不記得了,而且恩恩一臉好奇表示他對眼前的少女也沒有印象。
 
「……啊…是那次的……」想起來,在對方找到這孩子時是自己陪著的「你好…」
 
「還不知道小姐怎麼稱呼呢?」
 
「我是……蘿賽塔……」看著那個小朋友很黏著那位大人。
 
「很高興認識妳。」恩澤坐到隔壁空置的鞦韆,恩恩對於青年初次坐在會晃動的「椅子」上感到很好奇,摸著支撐木板的鐵鍊,甚至雙手握住去拉動,然而他小小的力氣僅能造成些許晃動,並不會影響到乘坐的人。
 
「不知道我是不是有讓蘿賽塔小姐感到困擾了?」見少女一人坐在公園的鞦韆,青年忍不住推想,或許對方正在思考事情,而自己的出現打斷對方的思緒。
 
「欸?沒有的……或許有人在……我才不會亂想事情吧……」垂著眼,開始晃著雙腳。
 
有人在……恩澤忍不住想起在遇到孩子之前的自己,如果沒有遇到那些友善的居民,或許他早就被無法判定真偽的記憶擊垮。
 
「我是……總會因為想起了甚麼,忍不住去質疑、去比較,讓自己陷入鑽牛角尖的狀態裡,讓自己痛苦。」停頓一會,他接著說:「但我很感謝,在我低潮時候遇到的人們,因為有他們的出現,讓我不致於一個人陷入混亂。」
 
「恩……我知道……但當習慣了有人的陪伴…突然又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時候……會好混亂…」摸摸自己的劉海,在自己休息的期間,又發生了什麼事呢?令人不安…
 
聽著少女彷若求助的話語,恩澤認真望著對方說:「雖然不知道自己能幫上什麼,但若妳不介意的話,我能夠當妳的聽眾。」
 
「什麼聽眾…?」抬起頭看人。
 
「就是……」被少女困惑的眼神直視,恩澤反倒為自己的多事的行為感到些許尷尬,「抱歉,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青年低下頭去,從口袋裡拿出小巧的裝飾品,雖然是無聊時後鈎織出的作品,但他總是習慣幫他的作品找到一個能夠愛它的主人。
 
「不知道蘿賽塔小姐願不願意接受還沒找到主人的小天使呢?」他將小吊飾遞出去。
 
眨了眨眼,伸出小手接過小吊飾「那個孩子…不要嗎…?」
 
「這麼小的吊飾,對恩恩來說太危險了,而且他還有很多玩具。」雖然大多是現成的,「如果蘿賽塔小姐願意收下它,想必小天使也會感到很開心。」因為擁有了專屬於它的主人。
 
「……那…我收下……」閉上眼輕輕捧在胸口。
 
「話說、他叫恩恩?之前不是……白安…?」有點不確定的說著。
 
恩澤以為少女已經遺忘了,沒想到對方還記得,於是解釋:「白安是我為孩子取的名字,不過他最近表示自己的名字是『恩恩』,所以我就改過來了。」
 
低頭望著忙碌的孩子,恩恩還在研究旁邊的鐵鍊。
 
「是嗎…?」一直注視著那忙碌於研究鞦韆的恩恩。
 
「是喔!恩恩對吧?」被叫喚名字的孩子根本不知道兩人的對話,只是反射性的仰頭凝望青年,後者故意大力晃起身體,失重感讓孩子抓緊青年的衣襟。
 
看著兩人的互動而輕笑了出來「恩恩……」
 
恩澤停止了晃動,恩恩因為別人的叫喚抬起頭來,困惑的看著少女,用他那雙淡褐色的大眼詢問「怎麼了?」
 
「恩恩……會討厭我嗎……?」到現在還是忘不掉跟他初次見面的時候,那時候真的蠻難過的。
 
面對少女的問題,孩子依然一臉困惑,仰頭尋求青年的解釋,後者搓揉他柔軟的髮絲說:「恩恩喜歡姊姊嗎?」
 
聽見能夠理解的問題,恩恩對著少女很開心的笑起來。
 
「真的?」眨了眨大眼,原本對這孩子困惑的心現在高興了起來。
 
孩子依然笑著,恩澤幫忙解釋:「孩子不懂得『謊言』,所以他表現出來的行為都很真實。」
 
「那太好了……還以為你討厭我……」鬆了一口氣「恩恩…可以讓我抱抱嗎…?」
 
恩恩仰望了一下恩澤,後者給予肯定的笑容,再望回少女時,他張開了雙手。
 
慢慢的下了鞦韆,走過去將對方抱住。
 
恩恩被少女抱起後笑著待在對方懷裡,他發現自己很難得有機會俯視青年,雖然是因為恩澤並沒有站起身來。
 
「恩恩好可愛……」微笑,將懷裡的小孩抱好。
 
「我代替孩子謝謝妳的稱讚。」恩澤也難得能仰望孩子,後者在少女懷裡感受不同的懷抱,和記憶裡的感受都不同。
 
「恩恩喜歡被我抱嗎……?」歪頭,看著懷中的孩子。
 
孩子不知道該怎麼回答?至少他不討厭,笑笑地望著少女。
 
「我想他是喜歡的,至少他並沒有掙扎著想落地。」
 
「那就好……想到之前恩恩連牽手都不讓我牽就很難過…不過現在沒事了。」微笑。
 
想起那時候孩子的狀態,恩澤無奈的解釋:「恩恩本來就比較怕生,再加上那時候他失去了安全感,很害怕。」
 
「我知道……一個人很難過……」用軟軟的臉頰輕蹭對方。
 
被蹭了臉頰,恩恩反射性地抓住對方臉頰就捏,恩澤見狀趕緊起身上前去拉開孩子的小手說:「不可以捏姊姊的臉喔。」
 
「沒關係的…軟軟?」空出單手摸摸人的臉。
 
「是啊,孩子細皮嫩肉的又很有彈性。」恩澤放開小手,恩恩卻抓著他的手指不放,大人的手指總是很好抓握。
 
「恩恩想回去恩澤身上嗎?」歪頭。
 
恩恩笑著甩動握住手指的小手,或許他根本沒聽懂對方的問句,只是覺得有趣,反而是恩澤抽手按揉孩子的腦袋說:「我們也差不多該去用餐,蘿賽塔小姐呢?」
 
「不知道…應該就在這邊…度過吧…」將孩子放回對方身上。
 
恩澤抱過孩子,有些惋惜的說:「那我們下次有機會再見囉!」期望小天使能給少女一絲安慰。
 
「恩……」點頭,將吊飾緊緊握好。
 
恩澤與少女道別,抱著孩子離開了公園。離開時,恩恩不斷對著少女揮手再見,直到再也看不見人影。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