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作夢的人

關於部落格
因為期望總是落空
所以躲進夢境裡面
獨自等待將自己喚醒的那個存在......
這裡有最真實的我,但絕對不是完整的我
  • 4986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互相交流】莉迪雅-永夜漫步

 平時還能依靠日照和月影來判斷時間,現在完全是依著孩子的生理時間推斷。恩澤抱著恩恩在他最活躍的時刻出門散步,比青年早一步注意到金髮女子的孩子大聲高喊:「馬麻!」
 
女性聽到聲音微微一愣,回過神來,調整了表情,這才看向被抱著的孩子和抱著人的青年。
 
等不及青年漫步走向女子,恩恩掙扎著落地跑向人,張開小手臂用力扒到人腿笑臉仰望喊人:「馬麻~」
 
被孩子遠遠甩在後方慢走的恩澤,走近後也笑著打招呼:「夜安,恩恩看到莉迪雅小姐興奮得連一秒也不想等呢。」
 
莉迪雅訝異於孩子動作之迅速,沒多久便到自己面前,眨眨眼看著趴在她腿上撒嬌的孩子,輕輕笑了,彎身將人抱起,她摸了摸男孩的頭,這才看向男人,「我想,依著生理時鐘來看,現在應該是早晨。」
 
「大概吧……不過夜空如此美麗,即便錯了時間也很正常。話說回來,莉迪雅小姐的生理時間很準確啊,恩恩也是這個時間特別有活力。」被提到名字的孩子正開心的坐在女子懷裡。
 
「嗯……這大概,跟我作息正常有關吧。」金髮女性笑了笑,「話又說回來,這裡真的讓人感到越來越奇怪了呢。」
 
「確實是呢,不過既來之則安之,更何況,我們當中沒有人知曉這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地方,也只能被動應變。」陌生的城鎮,不會走動的鐘錶,收不到訊號的廣播和電視,不死……這裡有太多不合理的現象。
 
「啊啊,是的,既來之則安之。」但是,她不確定自己能否承受一次次想起記憶後的情緒變化。女性低下頭,一下又一下的摸著孩子的頭,「恩澤先生,到目前為止,你有想起什麼嗎?」
 
很享受女子的摸撫,恩恩讓自己倚靠到對方身上,笑臉仰望散發母性的莉迪雅。
 
「想起的……大部分是跟愛人有關的片段,而且是大學生的記憶占了大部分。卻想不起我的原生家庭,和其他階段的事情。」每次清醒後的反差都讓青年感到難受,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再也見不上面。
 
莉迪雅回以孩子笑容,邊用手輕戳孩子的頰,一邊聽著恩澤的話語。
 
她沉默了片刻,笑道:「我是孤兒,所以,未曾有原生家庭一說。」她輕嘆著,看向男人:「或許你以後就會想起的。」
 
妖異的滿月於永夜之中高掛於空,她總覺得,會想起什麼。
 
但,卻一點頭緒也無。
 
「恩,我也這麼想。話說恩恩真的很喜歡跟莉迪雅小姐這麼玩啊,明明我在家裡戳他都沒反應。」被戳臉頰的孩子試圖抓住手指,然而看出對方意圖的莉迪雅並沒有讓孩子順利抓到,跳著、點著逗弄不斷追逐的孩子。
 
恩恩也不惱怒,就是感覺很有意思。
 
「呵呵,忌妒了?」女性的身上染了愉悅,漂亮的聲音,帶著笑意,「孩子本來就比較親近媽媽。」她最後停下戳頰,轉而摸摸孩子的軟嫩的臉,而孩子也咯咯笑著,蹭了蹭摸著自己的手。
 
「是有點不平衡。」恩澤覺得自己的情緒還沒到忌妒的層面,只能說是……吃味吧。
 
不過他也認同對方說的話,照理論,孩子比較會親近照顧者,而恩恩記憶裡面最深刻的照顧者應該就是他母親,所以對於女性他也相對比較容易親近。
 
「別忘記把拔也是很愛你喔!」摸摸孩子的頭,淡褐色雙眼仰望青年給予大大的笑容回應。
 
莉迪雅笑了笑,因為男人的話語,勾起了一些記憶,她垂眸,掩去不願讓人看見的情緒。再摸摸孩子的頭,她唇角始終帶笑。
 
不知道是想起什麼?恩恩仰頭對女子說:「ㄋㄟㄋㄟ。」
 
「咦?已經到這時間啦?」恩澤猜想孩子應該是肚子餓了,天空不再有變化,讓他難以掌握時間的流動。
 
莉迪雅眨眨眼,想了想,大略算了下時間,笑道:「……差不多也到中午了吧。」
 
「嗯,是該帶孩子去用餐了。」恩澤走上前將孩子抱起,離開莉迪雅的懷抱讓恩恩感到不捨,「莉迪雅小姐要一起在附近餐館用餐嗎?」
 
「……不了。」莉迪雅搖搖頭,婉拒了對方的邀請。
 
她摸摸孩子的頭,笑著道:「下次再見。」
 
恩恩不情願的與女子揮別,恩澤是笑著安慰,也與莉迪雅告別。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