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作夢的人

關於部落格
因為期望總是落空
所以躲進夢境裡面
獨自等待將自己喚醒的那個存在......
這裡有最真實的我,但絕對不是完整的我
  • 4986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多數交流】交換禮物

里奧在客廳中繞過人群,換了音樂。
 
「希望大家在交換禮物時是這個比較愉快的音樂呢…」里奧心想。
 
直到音樂換了,恩澤才留意到其他人的動向,大家似乎都在喝甚麼飲料,還有沙洛卡夫也在其中,「真的是來了不少認識的人啊。」
 
仔細一看才發現,似乎沒有青年不認識的人在,目前在場的也是恩恩曾接觸過的人們。
 
好奇大家拿取的飲品,他走上前詢問里奧:「大家在喝什麼飲料呢?」
 
「嗯……我也很想知道呢…」里奧望了望柯菲手上的奇妙瓶子:「不過聽起來甜甜的好像很好喝……」
 
里奧這樣跟恩澤說,事實上里奧也不太知道那裏面是什麼且他也沒喝過,更沒有印象到底是哪位賓客帶來的。
 
「甜甜的嗎?」聽見是甜的飲料,恩澤也想嘗試,拿起乾淨的空杯子,以及夜琰放在桌上的玻璃瓶倒了一些來嚐,除去甜甜的味道,還有淡淡的酒味,青年發現自己並不喜歡帶有酒味的飲品。
 
「這飲料……還是別讓孩子碰比較好。」看著不遠處玩在一起的孩子們,恩澤得到結論。
 
「咦!是嗎……」里奧有些小小驚訝於恩澤先生的反應,看蘿賽塔喝的情況好像很好喝的樣子啊…:「難不成…其實是會苦的嗎?」
 
「不,雖然很淡,還是有些微酒精成分,孩子不適合喝。」恩澤老實地說,至於少年、少女們,青年不打算阻止。
 
柯菲跟其餘的人聊到一個段落之後再次走到里奧與恩澤的旁邊。隱約聽見他們對話的內容,看著他們手邊的瓶子柯菲微微笑。「我覺得里奧要是不介意的話可以嘗試一些,感覺是飲料酒,這種酒都不會很烈的。」
 
「咦!!」里奧雖一方面好奇居然是含酒精飲料,一方面也小小鬆口氣,畢竟他不喜歡苦味的東西,聽到柯菲先生如是說著,便應允:「好啊!我也喝喝看吧……只要不是苦的就好…」
 
於是里奧拿起一空杯子走向柯菲先生。
 
「我自己是覺得沒有苦味啦。」柯菲笑著替對方的空杯子倒了些許的量進去。
 
「啊…謝謝!」里奧謝過柯菲先生後,也遞向自己嘴邊喝了一口,清甜的口味在舌尖先漫開來,隨之而來的是有些淡淡的酒精味:「嗚…就好像是加了很多果汁的利口酒呢……」
 
里奧將透明的杯子擺置燈下,看其透明的淡色。
 
里奧從神奇飲料的注意力回到眾人之時,大家已經幾乎用餐告一段落了,恩澤先生也盡力在傳閱神奇飲料時阻止小孩試飲,眾人的氣氛很愉悅卻有種膨脹之感。
 
「那麼…大家……」里奧用著稍稍大聲的語氣說著:「有沒有人…要開始交換禮物了呢……?」
 
眾人稍微把注意力聽向話語之後,隨之又再興奮了起來,有些人興奮期待,有些人也開始緊張了起來。
 
冥冥之中大家的眼神飄向交換禮物對象的次數增加了許多。
 
「啊,說的也是呢,交換禮物……是節目的高潮。」雖然恩澤並不在意會換到什麼樣的禮物,但是他很樂意享受過程,並把禮物分享給心愛的孩子。
 
「啊……」里奧像是突然想到什麼,而轉身回房拿出了一些紙條,請大家都寫上自己的名字後,通通放進一個盒子裡後說:「那麼,我就一次抽出兩個名字……然後這兩位就互相交換囉!」
 
於是里奧開始倆倆一對著抽籤與唱名,一邊記錄下名字,都抽完之後,里奧給大家傳閱交換名單。
 
「唔……我跟柯菲先生交換呢……」里奧一邊看著名單一邊喃喃。
 
「居然是榛名哥!」青樹心理小小的雀躍著,但看了眼自己帶來的禮物,不曉得對方喜不喜歡…?
 
「哦,是跟里奧呢。」柯菲有些不好意思地看著對方,畢竟自己帶的東西嚴格來說不太算是禮物。
 
「唔唔……」侍聽見唱名,得知是個不認識的人。
 
那自己準備的禮物,會被喜歡嗎?有點擔心的縮起肩膀。
 
「真巧,沒想到會是夜琰呢。」恩澤笑著看向少年,事實上,不論對象是在場的哪一位,他都會感到很開心。
 
於是他走向少年將禮物遞出並祝福:「夜琰聖誕快樂喔!雖然內容只是手作的小禮物。」
 
禮物盒有一個前臂的長度,包裝的似乎很緊密,就算搖晃也沒發出任何聲響。
 
「啊,謝謝。」夜琰默默的接過對方遞過來的禮物,「嗯……這是我帶來的禮物。」少年自外套寬大的口袋中拿出一個包裝精緻的小盒子,上頭用緞帶綁得緊緊的,讓人看不出內容物。
 
那是一枚設計中性的墜鍊。
 
恩澤收下對方遞來的禮物感激的說:「謝謝,夜琰會介意我現在打開嗎?」看著漂亮的包裝到青年手裡,恩恩有些蠢蠢欲動,想拆了外包裝。
 
「啊,當然可以。」夜琰微笑著回答,對於當面自己送出去的禮物被拆不甚在意。
 
於是恩澤將收到的禮物遞給孩子,後者開心地拉著緞帶嚐試拆除,顯然的是恩恩還沒學會如何拆解綁得精緻又仔細得包裝,只會用蠻力拉著緞帶,一點鬆動的跡象也沒有。
 
「看樣子恩恩有好一段時間會專注在拆禮物上。」青年並不打算幫忙,他相信內容物足夠堅硬,能承受孩子的折騰。
 
「噗,轉移注意力嘛?」夜琰觀察孩子片刻,也沒有出手幫忙。
 
夜琰想了想,似乎已經打擾很久了。
 
他向里奧打了聲招呼後,打算離開。
 
「是啊,不覺得有事情讓孩子忙是件好事嗎?」恩澤用疑問取代了肯定,只要恩恩不是把手裡的東西丟出去,任他怎麼折騰都無所謂。
 
交換禮物後,少年也即將要離開,恩澤環顧了一下在場的各位,也決定早點回去休息,便向在場的所有人道別。
 
「啊……」注意到已與恩澤交換完禮物的夜琰,看起來打算要離開:「夜琰要走了嗎?…那麼路上小心!希望你在這裡有玩得愉快,也祝你聖誕快樂喔!」
 
里奧不知道什麼時候,頭上戴了一頂聖誕帽。
 
「?」沒多想的往縮起肩膀的小男孩看去,米勒反而安下心似的微笑,提著紅色紙袋靠近後低頭繼續說:「你好,……侍?」
 
「咦?呃…米勒大人……你好…?」有些驚慌的回應著對方的招呼,抬頭望向高大的男人後,他愣愣的直盯著看。
 
唔,好高……
 
「大人?」因為過頭的敬稱而ㄧ樣愣了愣,米愣想著自己該不會因爲體格和紅髮被當作小孩眼中的大魔王。
 
唔,確實是很瘦小的孩子。
 
「一個人住嗎?」米勒突然莫名的擔心了起來,同時看了眼袋裡的內容物眨了眨眼。
 
「……唔?」眨眨眼,侍呆呆的愣了一會才搖搖頭。輕輕拉了幾下身邊青年的衣襬示意著。
 
「跟,青樹……住在一起……嗯?」回答完後才偏著腦袋,為什麼要這麼問呢?
 
與侍的疑惑相左,米勒只是逕自安心的鬆了口氣。與另一邊的青年點頭示意。
 
「這個是禮物。」紅色紙袋袋口打開望去,灰褐色的貓咪布偶上以紅色的蝴蝶結作為包裝,而在貓咪底下是一個八成是放了長條蛋糕的長方型蛋糕盒,皆是未拆封便能幾乎完全得知內容的禮物。「兩個人吃的話應該就剛好了。」
 
「唔哇……」侍眼神閃閃發亮的盯著貓咪布偶,看了好一會才想到自己也得拿禮物給人才是,連忙跑到一旁抱了一隻粗布拼縫製的貓頭鷹娃娃回來。
 
「唔…謝謝……這個…」
 
停頓了會,侍把娃娃舉高,遮住自己的臉。
 
「…我自己…做的………」
 
「!」小心的捧住貓頭鷹娃娃,像是布娃娃會被自己碰壞似的:「太厲害了。」
 
想到自己的手藝完全輸給一個小孩子,讓米勒的笑意更濃了些。「謝謝你,侍。」
 
「唔嗯……」侍害羞似的把貓咪布偶抱起來,遮住下半部的臉,向對方點點頭,也道謝著「…謝謝,米勒大人……貓咪,很喜歡……」
 
「不客氣,喜歡就好。」
 
說到了喜歡,米勒補充道:「口味是巧克力慕斯,侍敢吃嗎?」
 
聽到要換禮物了,薄荷點將放在旁邊的野餐籃提起。「唔?卡夫,沙洛卡夫是誰呢?」四處望著在場數位不認識的人。雙手晃著小提籃。
 
薄荷點……?
 
沙洛卡夫因為也不認識交換禮物的對象,而四處張望著。
 
點著腦袋,少年露出了淺淺的微笑「甜甜的…都喜歡…」
 
而且這麼大的蛋糕,他就能夠跟同居人一起分著吃了。跟他一起住的那位,很喜歡蛋糕呢。
 
「謝謝……」侍開心的又道了一次謝。
 
「太好了。」因為喜悅溫柔笑著,米勒用粗壯的手臂摟著貓頭鷹娃娃重新坐好端詳著。
 
侍抱著貓布偶回到青年身邊,舉著布偶,展示著自己得到的禮物,並告知有蛋糕可以吃。少年看起來很快樂的樣子。
 
「唷!是你啊。」榛名笑著朝青樹走來,直接從口袋裡掏出完全沒有包裝過的瑞士刀遞出。「這個給你吧,很好用的,出去外面登山什麼的很適合,家裡沒工具也能用。」
 
然後榛名從提袋中拿出一個精緻的透明小盒,裡面裝了美麗的櫻花和菓子。「這是附贈的,最新的試作品。」
 
接著他走向柯菲,這次拿出的是長頸鹿斑紋的蛋糕。「這個給你。」他嘴角彎起調侃的微笑。
 
「謝謝榛名哥!」青樹小心翼翼的接過禮物,「我會好好品嚐的。」看著精緻的和菓子,眼睛好似在發光一樣。
 
從口袋裡拿出紙袋包裝小禮物遞到對方眼前,「祝榛名哥未來都能很幸運!」
 
接過榛名遞給自己的蛋糕,看到上面的花紋柯菲笑了出來。「謝謝你啦。」稍微聞了下味道,有些淡淡香蕉的香味。「我想一定會很好吃的。」
 
柯菲先把榛名送的禮物收好放在一旁,然後走到里奧面前,小心翼翼的將小盒子拿出交給對方。
 
「不知道要送給什麼東西才好,所以做了這個。這是檸檬月桂蛋糕哦。」
 
里奧眼睛像是發了光似得看著柯菲拿給自己的禮物,里奧小心翼翼地捧著,既然是蛋糕的話,應該是頗脆弱的吧……
 
「謝謝柯菲先生!!請在這裡稍等我一下!」里奧小心地把柯菲給的禮物放在桌上,並回房拿出欲交換的禮物。
 
榛名看著青樹贈與的手環,非常爽快的戴到手上。「謝啦,這是你自己做的?」 
 
聽見柯菲的道謝,榛名轉過頭來笑道:「我做這個點心的時候失敗了好幾次,所以如果你吃到蛋殼不要覺得奇怪,哈哈。」
 
「等等就吃吃看啦,要是真吃到蛋殼接不接受退貨啊?」柯菲轉頭用著同樣調侃的語調笑著回應。
 
青樹看到榛名哥直接戴上手環,感到很開心。
 
「嗯!照著書本做的。」雖然對縫紉不太行,但編織倒是挺OK的。
 
「喔!手真巧,我之前萬聖節雕南瓜雕的跟鬼一樣。」想到之前慘烈的成果,榛名搔搔頭笑道。
 
「如果你被蛋殼刮到喉嚨我就重做一個給你。」榛名朝向柯菲大笑。
 
「只對編織還行,縫紉就…嗯……」青樹想起之前做給薄荷點的蘋果人,假如他會說話的話,肯定會一直跟自己抱怨,為何把他做的這麼醜。
 
榛名拍拍他的頭。「每個人都有擅長跟不擅長的,但只要你努力過就是最好的,雖然這樣說,但我雕的東西還是跟鬼一樣,哈哈!」
 
「嗯嗯!」 受到鼓勵也就不怎麼再去在意那蘋果人。 「鬼,不就正好符合萬聖節嗎。」萬聖節不就是以扮裝成鬼怪的樣子到處去要糖果。
 
「是啊,所以那南瓜我後來還是擺出來了,哈哈!」榛名大笑。
 
回到客廳後,里奧拿出他準備的禮物。
 
「呃……希望柯菲先生會喜歡…」里奧拿出一個聖誕包裝的紙袋,裡面是一個透明的塑膠盒子,裡面裝著這樣的馬克杯,杯旁還附了一個鯨魚的攪拌棒:「因為…參加的人好像大部分是男性…所以這樣應該算保險吧……」
 
里奧有點尷尬的笑了笑,為別人準備禮物,這是他以前從沒做過的事。
 
柯菲收下那只杯子,看著上頭的鯨魚造型笑了笑。「只要收到禮物都很開心呢。我會好好使用的。」捏著小湯匙轉著。「有這一個湯匙在要舀咖啡粉要攪拌都很方便呢,謝謝你哦!」對著里奧露出一個大微笑。 
 
「柯菲先生喜歡就好了…如果覺得鯨魚攪拌棒不適合帶出去,也是可以帶自己的啦……」里奧有點害羞的說,畢竟他就是因為上面有鯨魚才選的,但是鯨魚好像也很適合柯菲先生的沈著,只不過造型太過卡通化了一點。
 
榛名注意到里奧走過來,他一樣給了對方一盒櫻花和菓子。「唷!謝謝你辦了這麼有趣的活動啊!這個給你。」
 
里奧看到精緻的盒子與和菓子,里奧再次開心地眼神發亮:「呃啊…唔…謝謝!!謝謝榛名先生!」
 
里奧仍然小心地接下榛名手上的禮物盯著和菓子看一陣後,皺眉看向榛名說:「榛名先生真的是太客氣了!你們來玩我就很高興了!我可是什麼都做也沒準備喔!」
 
「什麼先生,叫名字就好。」榛名笑著拍拍里奧的肩。「你想到這個活動,然後邀請別人,還準備場地,弄抽籤,這叫什麼都沒做嗎?」
 
說到準備場地,里奧看向那顆還在角落發出奚落燈光的聖誕樹:「呃…這些不麻煩啊…都是我自己愛玩……不過我倒是覺得那個聖誕樹還蠻可憐的呢…希望明年我能把它布置得好一點…哈哈」
 
後面的乾笑幾乎是笑給自己根本沒甚麼佈置天分。
 
柯菲再次將禮物小心翼翼的收好之後,看著旁邊看著聖誕樹的兩人走去。
 
「我覺得這棵聖誕樹裝飾得很好啊,我覺得已經很好了唷。」輕拍了拍對方的肩膀。「我好像都沒有布置過這樣的東西哈哈——」
 
聽見柯菲的讚美,榛名也笑著附和。「是啊,自從萬聖節那個南瓜之後我就不敢下手荼毒聖誕樹了,這樣的裝飾很漂亮啦。」
 
「是嗎…」里奧再回頭看看聖誕樹,自己佈置的還是跟印象中的差很多呢…但是柯菲和榛名這樣說,里奧還是覺得安慰而開心起來:「下次我會試試看參考圖片的!哈哈!謝謝你們捧場呢!」
 
「之後的宴會也是可以找人來幫忙啊,這樣能做的準備就多了,我相信一定會很多人願意幫忙的。」柯菲笑笑提出建議,拿著杯子喝了口裡面的飲料。
 
「是啊,如果你不介意我也可以給你雕南瓜放家門口避邪,哈哈哈!」想到家裡那些鬼一樣的南瓜,榛名忍不住大笑。
 
「好啊!這樣下次說不定能喝到柯菲先生的咖啡呢哈哈…」里奧感謝柯菲的提議,且開了這樣的玩笑後轉而看向榛名:「榛名…先生……你說是不是呢?我開始好奇你的南瓜了!」
 
「這樣一講我才發現我居然忘記帶了咖啡出來。」大概是太專心準備那些餐點到忘記帶出來了,柯菲苦笑著伸手搔了搔後髮。「這樣是不是出去都要帶壺咖啡裝著以備不時之需呀?哈哈哈!」
 
青年好像還是習慣加敬稱,榛名也就隨他去了。「要看得等下次了,那些南瓜我全扔了。」他搔搔後腦苦笑。
 
安東尼吃飽了,同時也微笑著觀察大家的行動,看大家開始交換起禮物了,也拿出帶來的袋子,把包裝好的禮物盒拿出來,交給名單上相應的人—那個叫蘿莉塔的女孩。
 
「這是送給你的,希望你喜歡。」把禮物遞給女孩,安東尼也期待著對方的禮物。
 
蘿賽塔眨了眨眼,微笑的接過禮物,不曉得包的是什麼「謝謝…」
 
拿了個不大的盒子給人,有些扭扭捏捏的,看起來好像是第一次送禮物給男人。
 
「謝謝。」微笑著收下女孩的禮物,看人有點害羞,安東尼摸摸人家的頭,讓人不要那麼緊張。
 
「你可以把禮物打開來看看啊。」雖然只是小小的金屬花朵頭飾。「我也差不多要帶薄荷點回去了,你也早點回家吧,已經晚了。」
 
「恩…回家再開…」淺笑,看著人收下自己的禮物後又摸了摸頭就放鬆了下去。
 
「希望…安東尼會喜歡我的禮物…」蘿賽塔微笑站起身,聽人的準備回家。
 
自己送的是星星形狀的香水,而那瓶香水的名字就是黑夜星空,自己覺得這個味道不會很濃也不會有刺鼻的甜味,是淡淡的清香再加上微風的味道。
 
「那我也回家再開吧,真讓人期待呢。」安東尼看看手中的禮物,意外地他竟有點期待。突然想起什麼,安東尼對少女笑著說:「對了,祝你聖誕快樂。」
 
「你也是…!希望你會喜歡…這個禮物…」微笑,上前抱了一下安東尼,雖然蘿賽塔沒有想要回家的意思,但還是先回家一趟吧。
 
「那…先走了…」笑笑,保護好手中的禮物
 
蘿賽塔揮了揮手後離開。
 
青樹想著差不多了,於是走向里奧那,「我和侍先走了,感謝你辦得這場活動。」開心的和人說著。
 
看見青樹與他的朋友要離開,榛名笑著朝他們揮動手繫著手環的手。「唷!謝謝你的禮物啊!路上小心!」
 
「也謝謝榛名哥實用的禮物。」青樹向對方舉了個手告別。
 
柯菲微笑著向著兩人輕輕揮手道別。「路上小心,要是有什麼狀況可以用用榛名給的禮物。」然後回頭向著榛名。 
 
「好的!」回應後青樹也向對方告別。
 
「——當然,只是開玩笑的。」柯菲調侃的語氣笑著用手肘輕推男人。
 
柯菲的調侃讓榛名放聲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我還真的是送了一個好禮物啊!」他邊笑邊大力拍拍柯菲的肩。「你掌握軍人的精隨了,哈哈哈哈哈……」
 
侍一手緊抱著自己的禮物,另一手抓著青樹的衣襬,少年跟著向大家告別,隨後,小小的打起了呵欠。
 
「想睡了?」青樹看著人打哈欠的模樣,輕輕的笑了笑。開了門,待人先出去再隨手關上。
 
里奧向已走出門的青樹與侍點了點頭。
 
「反正整理整理塞在旁邊,一下子就消失了啊。」柯菲微笑著邊說邊將桌上的餐盤收拾起來,幸好食物似乎很夠,看來之前的擔心是多餘的。
 
榛名看著沒吃完的食物,跟著幫忙收拾,孤兒院養成的節儉習慣讓他把那些尚完整的食物分別裝袋。「沒人要吃的話我帶回去消耗掉吧。」反正不吃也浪費。
 
一直沒插話的細聽著大夥的對話,米勒意外發現兩人已經開始收拾桌面。
 
已經到了散會的時候了嗎?
 
瞥了眼安東尼那頭的溫馨氣氛後,米勒也悄悄起身跟著幫忙。
 
亮眼的紅色抹入視野,榛名抬頭,是之前有過幾面之緣的男人,他立刻揚起笑臉揮手招呼。「唷!好像很久沒看到你了。」
 
「榛名。」溫吞的隨著話題想起前幾次見面的場景,米勒揚著沉穩的笑回應:「是啊,一段時間。」
 
「最近得不錯?」大概是對方總是爽朗的笑臉,米勒閒話似的寒暄。
 
「應該算不錯吧。」榛名輕笑,然後想起什麼般去拿放在桌邊的紙袋,從裡面取出一個透明的小盒,裡面裝了幾個透明的和菓子。「這個送你,Merry Crismas。」
 
在一旁看著好多人都已經交換了禮物,薄荷點提著籃子,往一位不認識的、也還沒和其他人交換禮物的大哥哥慢慢走去。「沙洛…沙洛卡夫…大哥哥?」
 
「……咦……?嗯……」不認識的小孩靠近自己,沙洛卡夫有著些許的意外,「……薄荷點?」他微偏著頭,喊出可能是對方的名字。
 
「嗯嗯!薄荷點!」很開心的笑著。找到沙洛卡夫大哥哥了!
 
終於找到人了,只是沒想到是個小孩,這反而讓他有點擔心禮物是不是不太適合對方。
 
「……禮物……」沙洛卡夫拿出有著精緻包裝的小盒子遞給男孩。
 
裡面是銀製的聖牌,刻印著代表和平的鳥。
 
「……願你一生安平喜樂……」他對著小孩微笑。
 
放下蓋著布的提籃,薄荷點開心的從大哥哥手中接過小盒子。「謝謝大哥哥!」未急於打開禮物,薄荷點將小盒子小心的收入包包內,再以雙手抱起野餐籃。「這個!給大哥哥的禮物!」將籃子遞給對方。
 
「嗯…是很棒的蘋果哦!薄荷點選了好久呢!也希望大哥哥快樂!」
 
「……謝謝……」沙洛卡夫接過籃子,拿在身側,摸了摸白髮孩童的頭,像是鼓勵似的,「……我會……珍惜的……」
 
「薄荷點也會…嗯…珍惜!珍惜大哥哥的禮物哦!」眨眨眼,輕拍鼓起的小包包。笑容燦爛。「大家都回家了嗎?」好奇望著四周並沒有一開始那麼多人的空間。
 
沙洛卡夫點點頭,「……好孩子……」又摸了摸頭,他不太確定這樣的對待孩子是否正確,「……好像……有人先……離開了……」
 
薄荷點眨眨眼,很開心的笑著。摸頭的感覺讓人很安心!
 
在米勒疊餐盤時榛名在一旁做垃圾分類,可燃與可燃的,可回收與不可回收的,廚餘與餐盒分別,顯出一個男人少見的細心來。
 
「嗯…這樣說起來,似乎到店裡喝的風味似乎比較好呢…畢竟也不會有人隨身帶肉桂粉嘛……」里奧對於先前挖苦別人而尷尬地笑,只好這樣說。
 
看到大家開始一起收盤子後,自己也趕緊前去收拾。
 
「那真是太可惜了…希望下次還能夠看見榛名…的南瓜……」邊說的同時,也看見米勒先生的細心。
 
里奧把用過的餐盤與餐具拿回廚房,再幫榛名打包的食物袋外加一個袋子裝起來,廚餘也一併拿進廚房了,想著過不久應該自然會消失吧……儘管自己驚訝於已習慣這裡的特殊狀況。
客廳人數已經越來越少。
 
「米勒先生、柯菲先生、榛名,剩下的我來就可以了!真的是太感謝你們了!希望你們玩得愉快!」里奧因為比別人慢一步幫忙收拾而有點害羞地說,但因為也還有其他人還在客廳裡,便不好意思收得太快,免得像是在趕人一般,回望客廳,里奧又看見那神奇飲料的瓶子。
 
注意到對方看著那幾罐瓶子,柯菲笑笑。「如果還想要再喝的話就留在你這邊吧。」隨後有些不好意思地搔了搔後髮。
 
「不過看來我今天也差不多了,感謝里奧的招待,下次過來店裡我再做些特調給你吧。」
 
安東尼跟女孩告別後,在散去的人群中找回個子小小的薄荷點。
 
「已經交換好禮物了嗎?」看看人手中的東西。「我們也差不多要回去囉?」
 
「嗯嗯!好了!」轉向安東尼哥哥說。
 
正打算跟主人家說一聲,卻看不見里奧的身影。
 
「里奧去哪了……」
 
「很愉快。」米勒笑著回應里奧似乎也覺得時間也不早了而默默開始收拾收到的禮物和菓子。似乎是打算跟著下一波人潮一起離開方便里奧送客。
 
宴會的主人主動走來,榛名便放手讓他收拾,只拿著準備要帶回去的食物。
 
注意到神父坐在一旁,榛名立刻掏掏袋子走過去,看著沙洛卡夫的微笑多了些關懷的味道。「唷!好久不見了,最近怎麼樣?」
 
「……還……可以……」雖然回答的有點遲疑,沙洛卡夫還是對榛名露出了笑容,「……跟往常……差不多……」
 
榛名將手中的小禮盒遞給沙洛卡夫。「這個給你,Merry Crismas。」
 
裡面是一個個可愛的小雪人。
 
接過對方遞過來的盒子,「……謝謝……也願你安平喜樂……」沙洛卡夫依著自己的方式,祝福對方。
 
榛名微笑拍拍他的肩。「沒事就好,也祝你事事順心啊。」
 
總算看到在收拾的里奧,安東尼 牽著薄荷點向人揮手。「我們先走了,今天謝謝你的招待呢,派對很有趣呢。」向人道別,同時也跟在場不多的客人道晚安。「那麼再見囉。」
 
柯菲與里奧輕揮著手道別,離開前與榛名在門口小聊了一會,兩人便嘻笑著離開。
 
沙洛卡夫看見眾人逐漸離去,向里奧道謝及道別後,獨自離開。
 
里奧向著離去的眾人揮了揮手後,目送著大家離開,看著一陣子,直到客廳只剩下自己一人,才將門關上。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