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作夢的人

關於部落格
因為期望總是落空
所以躲進夢境裡面
獨自等待將自己喚醒的那個存在......
這裡有最真實的我,但絕對不是完整的我
  • 4986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日常交流】女裝/甜點-莫葛析

葛析偶然經過甜點店的櫥窗,眼角瞄到深黑飄逸的長髮的背影他忍不住佇足,站在店外直視著停留在店內小點心前似乎是在猶豫的人。
 
是……女生?沒什麼印象的背影。
 
葛析微偏頭,他又盯著對方好一陣子才推門入店。
 
走近對方身旁時才發現眼前的人懷裡有個孩子,而且他好像認識……?
 
「小白安……?」葛析充滿疑惑的語調輕喚對方懷裡的孩子。
 
即便換了名字,也不會錯認曾使用過的名稱,恩澤回過身去注意到是許久未見的少年,隨著青年轉動,恩恩固執的攀上人的肩膀繼續物色甜點。
 
為了不破壞「女性」的形象,青年快速地拿出紙張寫下『孩子改名叫恩恩囉!真高興看到葛析,好久不見。』
 
葛析望著眼前女人手中的紙張,「小白安改名叫小恩恩?這樣啊。」喃喃道。
 
狐疑的眼神毫不客氣地掃視對方,「初次見面?」葛析遲疑的語調,不知為何對方知曉他的名字,「妳是……小恩恩的臨時保母嗎?」
 
女人的面容似曾相識,但他所熟悉的那名青年穿著不會是如此。
 
我想,只是長得很像的兩個人吧。
 
「敢問芳名?」
 
沒想到少年會是這種反應,笑了笑寫下『恩澤』,想了想,又在後頭補充『因為不說話能感覺到一絲模糊的記憶,所以暫時用文字交談。』
 
儘管不確定想起的記憶是真是假,只要有機會,青年想一點一滴地檢視浮現在腦海的畫面。
 
因為青年手寫文字不斷牽動手臂,恩恩好奇的轉過身來,發現是之前送他星星的大葛格,開心的笑著。
 
「恩澤?」望著紙張上的名字他驚呼出聲。
 
「原來……是在回憶啊……」穿上女裝也是嗎?
 
他有些困窘臉紅的搔搔頭,「長髮很漂亮呢。」他並不是第一次見到恩澤長髮的樣子,但還是頭一次盯著對方黑髮看出神。
 
「小恩恩笑的真燦爛。」葛析給予孩子一個微笑,隨後低下頭望著一盤盤點心,「站在這裡是在猶豫吃哪個甜點嗎?」
 
青年點點頭解釋『想吃的太多了,再加上恩恩其實很挑食,讓人很煩惱呢。』其實恩澤可以挑選吃過的甜食,但許多甜點擺在面前,若不試看看又覺得太過可惜。
 
注意到少年的視線一直留意自己的長髮,因此又在底下寫『葛析會綁頭髮嗎?』
 
習慣了披頭散髮,青年很少將頭髮綁起來。
 
「那你把想吃的甜點都選起來,我們一人分一半吃?或是你吃不下給我吃,甜點再多我都吃得下。」他笑答,「小恩恩居然會對甜食挑剔,總覺得好可惜~」
 
望著青年又再紙上寫下句話,他搖搖頭「不會呢。從來都沒有幫誰綁過~恩澤覺得熱想綁起來?」
 
『不,我以為你是因為想綁它才會看著,所以是好奇嗎?』有聽見少年的提議,但恩澤不好意思如此麻煩對方,最後決定要挑藍莓慕斯,軟綿的口感孩子應該不討厭。
 
將食物取出之前,青年邀請對方『一起坐下來如何?』
 
恩恩又一次趴上青年肩頭,嘴饞的在他肩膀上留下水痕。
 
「因為很漂亮。」他笑答,隨後見恩澤拿起一盤甜點,「選好了~?選藍莓啊~」
 
真是新鮮,藍莓口味我很少吃呢~
 
望著對方的紙張,葛析點點頭接受恩澤的邀請,跟在他們後頭葛析瞧見小恩恩在恩澤肩上留下水痕,他小聲竊笑。
 
雖然不是第一次聽到對這頭長髮的讚美,恩澤仍忍不住臉紅,帶著點心入座後寫下『謝謝。』
 
青年坐下來,恩恩卻不想坐下,站著才能搆到桌面,他想自己吃,香香甜甜的味道讓他迫不及待的伸長小手,但結果還是被青年壓下身體,乖乖坐好,一小口一小口的被餵食。
 
「小恩恩好乖呢~」他手撐著自己的雙頰笑望對面的兩人。
 
「好吃嗎?是藍莓蛋糕喔~」雖然知曉孩子不太會回答,但葛析還是感趣出聲。
 
如果抹奶油到小恩恩的臉頰上,他會不會生氣啊~
 
恩恩看著對面的少年露出滿足的笑容,很快又將視線放回桌上的點心。
 
見少年桌前沒放任何食物,恩澤好奇的問『葛析不吃點甚麼嗎?還是要跟恩恩一起分享呢?』
 
「我喜歡看你們吃~」那般自然幸福的模樣,「蛋糕美味了十倍!不過既然你都這麼問了,我也就來吃點什麼吧。」
 
葛析從上衣裡拿出一個小紙袋擺在桌上,紙袋裡頭都是新鮮紅潤的小草莓,他取了幾顆塞入嘴裡。
 
「要吃嗎?」望著對方,他詢問出聲。
 
恩澤搖了搖頭,不過懷裡的孩子眼裡放著期待的閃光,他知道少年吃的是什麼,之前青年也餵他吃過。
 
心裡笑著「貪吃的小孩」,青年幫恩恩問『恩恩似乎很期待,葛析要餵看看嗎?』
 
望著恩恩眼眸閃爍,葛析笑道,「好哇~原來小恩恩喜歡吃草莓?」他拿起一顆小草莓,捏著葉緣遞送到恩恩嘴前,「啊~」示意小孩將嘴張開。
 
孩子聽話的張大嘴巴引頸盼望,感覺紅通通的果實快要掉到嘴巴裡面。
 
小恩恩被草莓吸引的模樣真是可愛,所謂孩童的天真?
 
他微笑,「小草莓入山洞喔~」見恩恩咬住草莓後他輕巧折斷了草莓蒂頭。
 
鮮甜的果實落入口內,恩恩滿足的咀嚼下嚥,吃完還盯著少年手裡的紙袋,猜想裡面還有多少草莓呢?
 
恩澤拍了拍孩子寫下『謝謝葛析的分享,讓恩恩吃一顆就好。』不想讓孩子吃太多對方為自己準備的甜點。
 
葛析左望恩恩直盯紙袋期盼的眼神,右望恩澤寫的字條。
 
他笑道,「嘛、不用這麼嚴格吧?只吃一顆有點少呢。」他拿出幾顆草莓塞入嘴中,酸甜的滋味在嘴裡擴散,「好吃。」開心的點點頭,「還是說怕小恩恩吃不下蛋糕嗎?」
 
「甜點和水果的胃是不一樣的,恩澤有聽過這說法?」直望著恩澤微笑,葛析手拿小草莓偷偷游移放到蛋糕的盤子上。
 
恩澤留意到少年的小舉動,也知道對方真心想跟孩子分享,於是寫下『葛析真的很疼恩恩啊,希望這小子不會把別人的好意當作理所當然,謝謝你喔!』
 
恩恩也留意到盤子上多了顆草莓,不過青年卻沒有馬上將紅色的果實餵給他,而是切了一小塊蛋糕先。
 
孩子一邊吃著嘴裡的蛋糕一直望向盤裡的草莓,不知道甚麼時候才能吃到?
 
「因為、是小恩恩。」葛析低頭望著手中的草莓,微笑卻意義不明,他一口吃下紅潤的草莓。
 
『酸澀而不盡美好。』是他此刻嘴裡的草莓予與他的感想。
 
很有耐心地吃了幾口蛋糕後,恩恩還是朝青年要了盤子後的紅色果實,不想如此輕易的讓孩子吃掉,嘆了氣後恩澤對孩子開口說:「要先『謝謝』,謝謝葛析葛格才可以。」
 
比著身旁的少年,青年又一次強調「謝謝」,孩子明瞭了話語的意思,看向對方以還不熟練的語詞開口說:「謝洩……葛格。」
 
很滿意孩子的配合,所以恩恩得到了他想要的紅色果實。
 
葛析剎那的閃神因為恩澤的聲音而回神。
 
恩澤開口了……
 
自己是不是打擾到對方回想記憶了呢?
 
不過……會是什麼樣的記憶?
 
能問嗎?
 
不行。
 
葛析轉瞬便要沉淪的思緒被恩恩的聲音給喚回。
 
他微瞠目,「不客氣。」笑了卻帶著一絲苦澀。
 
不過不管是什麼樣的記憶,一定都……很重要吧。
 
他起身迅速輕柔撫過恩恩的髮絲轉過身,「再見囉~恩澤、小恩恩。」
 
不能再打擾下去了。
 
「不嫌棄的話,整袋草莓都送你們喔~」轉頭回以燦笑,葛析自顧自的快步出店門。
 
希望能早日回想起就好了呢。
 
錯愕地目送少年匆忙離開的身影,恩澤忍不住苦笑著對懷裡的孩子說:「葛析葛格就像風,說來就來,說走就走呢。」
 
恩恩聽不懂他的話,他的目光只停留在少年留下的紙袋。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