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作夢的人

關於部落格
因為期望總是落空
所以躲進夢境裡面
獨自等待將自己喚醒的那個存在......
這裡有最真實的我,但絕對不是完整的我
  • 4986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日常交流】女裝/甜點-言凌御

 酒醒後的御經過甜點店,看到正在猶豫選點心的女子,她抱著的小孩看起來很熟悉。渾身是酒味的御沒想太多,直接走進店裡,看看是不是熟識。
 
聽見門聲恩澤並未回頭,公共區域本就是人來人往的地方,所以他仍很專注地在思考哪一個會是孩子喜歡的口味。至於恩恩,早就已經嘴饞的流出口水,弄得連放在嘴邊的小手都沾滿口水。
 
一看到是嚐鮮嬰兒,御再看一眼那名女子便猜出是誰了。雖然他平常對他人外表頂多注意下,很少評論過,不過,他記性不錯,認出是熟識的人。御走到他們身邊,距離一個手臂的距離,蹲下高瘦的身子,微笑看著白安,輕輕地揮手,等著白安注意到他,他不打算一開始就戳破「女子」的真面目。
 
注意到孩子一直看向後方,提起恩澤的好奇心,轉過頭去發現是見過幾次面的御先生,便笑著拿出紙筆與人打招呼『御先生好久不見,你的臉色有些泛紅,身體還好嗎?』
 
雖然淡淡的,青年周身人飄散著酒味,對人不熟又不喜歡那股味道的恩恩抓緊恩澤的裙擺想躲得遠遠又怕跟人走散,將孩子抱起來想躲人的感覺又更加明顯。
 
一經「女子」的文字提醒,御才想起剛剛酒醒,看了看白安的反應,他露出無奈的笑容,往後退了三步,「昨晚跑去喝酒。」但他沒有對白安說抱歉。
 
原來如此。恩澤在孩子手裡放入巧克力,遇到手心溫度就開始軟化,並在乾淨的小手沾上香甜的黏液,但是這股香甜的味道能夠壓過離得稍遠的酒味。
 
恩恩笑著吃下還未溶掉的巧克力,並舔舐黏呼呼的手掌。
 
『不知道御先生還記得我們上回提到的「名字」嗎?這孩子會說自己的名字,是「恩恩」喔。』還記得上次與人見面也是在吃甜點的時候,當時聊著跟名字有關的話題。
 
御的眼裡閃過吃驚,沒想到「女子」會在這時提起名字的事,御點頭,「白安和你一樣名字都有『恩』字,真有意思。」
 
『我想,這就是「緣分」。』命運在交錯、岔開的道路上,放入讓我們能夠選擇一同前進的路線,雖然我不知道這條路會不會有其他的變化,但只要還沒走到分開的道路,我就可以和恩恩一起走下去。
 
內心的話語並沒有寫出來,恩澤低頭凝視孩子連手心沾染的甜醬也不放過,只可惜不管他怎麼舔還是有不少舔不乾淨的地方。
 
「你似乎很相信『緣份』和『命運』呢。」御收起笑容,用著陳述事實的口吻說道,「就像信仰。」
 
雖說酒醒後沒有宿醉感,御想喝點東西解渴,逕自走到櫃檯那邊翻找看看,有沒有可以泡來喝的東西。
 
信仰……恩澤笑著用力點頭,雖然還不完全,但「命運」就是自己的信仰吧?
 
看到對方不知道在尋找甚麼東西,恩澤好奇的遞上疑惑『有甚麼我能幫上忙的地方嗎?』
 
御的餘光捕捉到對方用力點頭,他的內心重重嘆口氣,就和「先生」差不多,他愈來愈無法理解「信仰」,即使他對這個詞有基本常識,對於人們對信仰的依賴,他無法理解。
 
「在找醒酒的可可粉。」御隨口回答。
 
第一次知道可可能夠醒酒,恩澤也幫忙找,很快就找出整罐的可可粉,但稍加留意一下,他發現這罐並不是沖泡的可可粉,而是撒在蛋糕上沒有甜味的那一種可可粉。
 
敲了敲罐子引起對方的注意,青年遞出紙問『這好像是沒有甜味的可可粉,要用嗎?』
 
單手抱著孩子,所以沒辦法自己拿著可可粉罐子,不過懷裡的孩子倒是很樂意幫忙抱,甚至用他的小手企圖打開蓋子,無奈鐵蓋扣得十分緊密,任憑他如何使力都無法移動半分。
 
御聞言,感謝地說聲「謝了」,直接拿走孩子手中的罐子,御外表看似瘦弱,卻輕鬆轉開。
 
「沒甜味,或許適合,我的胃口。」御的眼裡閃爍興奮,這是他第一次泡裝飾用的可可粉喝。
 
恩澤曾經喝過……真的是很苦澀的味道。
 
他沒戳破事實,而是將恩恩手洗淨後,帶著好奇想嘗味道的孩子回到櫃台前挑了一個巧克力慕斯,聞起來相同的味道,嘗起來可差了八千里。
 
御熟練地泡起可可來,他覺得裝飾用的可可的苦澀絕對不輸給名產地出來的黑咖啡。但是當他喝了一口,迎來的不只是刺激味覺、鼻腔的苦澀味道,還有無預警襲來的記憶。如以往,他的身體無法承受記憶回復造成的衝擊,雙手拿不住的馬克杯,就這麼地掉落地板,碎成碎片。
 
破碎的聲響從櫃檯處傳來,恩澤放下懷裡的孩子走回頭,除了地板殘留的褐色污漬,碎片已經消失蹤影,就連在地上蔓延的褐色也逐漸淡化。
 
恩澤拿起方才的可可罐,幫一旁毫無反應的御沖泡一杯新的熱可可,被放置到地面的恩恩對大人的事情毫無興趣,正努力地想辦法爬上椅面,以便更進一步碰到桌面的蛋糕。
 
御回過神時,兩行淚痕已經爬滿整臉,這是在這第幾次莫名掉淚?這次他看到小學生時的自己被一個嬉皮笑臉的大叔惡整--強灌不知名的苦澀飲料,現在他終於知道,那是一杯用裝飾用的可可粉泡出來的。
 
御眨了眨眼,往沖泡的聲音望過去,「女子」正在幫他重新泡一杯,這時的他因為新的記憶湧出關係,原本興奮的雙眼,回復成一開始來到城鎮的空洞。
 
『還要可可嗎?或者來杯冰牛奶呢?』除了剛泡好的熱可可,恩澤也拿出了牛奶倒入杯裡,而且苦澀的可可粉就算加入甜膩的糖塊,味道仍舊是難以嚥下。
 
沒喝過黑咖啡,青年無從去比較,不過味道不輸苦瓜汁呢。
 
恩恩成功爬上椅子,用手抓到放在桌面的巧克力慕斯,一個人開心的吃起來,完全不在乎回來的青年看到後會有甚麼樣的反應,又或者該說,他根本就沒想到後果。
 
「謝謝你。」御話畢,端起熱可可一飲而盡。頓時苦澀不只充斥口腔、鼻腔,直刺激腦袋,御痛得緊閉雙眼,臉一下皺成一團。辛辣的痛覺差點令御失去意識,還好他還是站穩,沒再打破馬克杯。
 
透過這種自虐方式,御認為,他有必要去森林一趟確認一件事,他放下馬克杯,「有緣再見了,美麗的女子。」
 
御直接說出事實並道別,然後離開甜點店。
 
(他沒向白安道別,畢竟他渾身酒味,還是別讓那孩子想起難聞的酒味)
 
笑著目送對方離開店裡,恩澤沒錯過對方喝下可可臉上的扭曲,不懂為什麼有人明明無法接受卻又要強硬地讓自己接受?
 
端著冰牛奶回到孩子身邊,方才的髒亂還能依賴城鎮奇妙的定律消失,恩恩身上的髒亂只能自己親手處理。
 
看到青年回到身旁,恩恩笑嘻嘻地張開汙穢的小手朝人揮舞,嘴上、身上都是巧克力的痕跡。
 
不想讓孩子的笑容消失,恩澤將牛奶飲盡抱起髒小鬼,讓自己跟著孩子一起髒一身走回家裡。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