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作夢的人

關於部落格
因為期望總是落空
所以躲進夢境裡面
獨自等待將自己喚醒的那個存在......
這裡有最真實的我,但絕對不是完整的我
  • 4986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叫醒還文】

 
匕首刀片涼醒

第一次,被放置在頸邊冰涼的硬物驚醒,在他動作之前,對方先開口建議:「勸你別急著起來喔~啊啦,似乎說得有些遲了。」
 
熟悉的鐵銹味伴隨些許疼痛提醒著青年被放置在頸邊的冰涼硬物是什麼,恩澤無奈的笑道:「莉迪雅小姐先把它收回去吧?恩恩醒來看到了會不舒服。」
 
而且孩子超討厭血腥味,仍睡在青年懷裡的孩子因為聞到味道雖然還沒清醒但小臉已經皺起來。
 
不懂自己怎麼會遭受對方的刀襲?是說,他第一次知道原來對方會隨身帶著武器,是拿來防身用的?
 
莉迪雅將匕首收好,毫無歉意的說:「雖然我不記得自己怎麼會在恩澤床上醒來,不過看樣子你甚麼也沒做呢,剛才拿刀只是想嚇嚇你,可別記仇啦!」
 
兩人中間擺著一個孩子,我還會做什麼?
 
恩澤不否認自己是正常男性,但比起讓原始的慾望控制自己,他比較喜歡與人你情我願的魚水交融,更何況,他心裡已經有人,不可能再對任何人動情。
 
「不,只是我自己也有不對的地方,就算中間擺著孩子也不該在莉迪雅小姐身邊熟睡。」該說是神經太大條呢?或是欠缺思考,恩澤總會做出讓人看不過去的舉動。
 
青年並未追問女人身帶利器的原因,為人指名衛浴的方向,在人走入裡間才起身將頸邊殘留的血跡擦拭乾淨,細微的傷口早在兩人談話間癒合了。
 
~Fin~

色氣喊名字醒

「夕顏。」做好早飯後,恩澤會來到丈夫的房內喚人,即使有三名侍女的協助,她仍執意要親自操刀下廚,覺得自己夠熟練新學的菜色後,才會繼續向人討教。
 
不過今天男人似乎睡得特別沉,並沒有因為妻子的輕喚甦醒。
 
恩澤也不急著要人清醒,放輕動作坐在床沿凝視丈夫的睡顏,兩夫妻是分房睡,再加上女兒很活潑、好動,待不了多久就開始玩起來把人吵醒,所以她很少有機會可以獨自走入房裡,用目光細細的描繪,將丈夫日漸成熟、穩重的容貌深深烙印在腦海裡。
 
說起兩人的姻緣,也是一次的失誤造成的結果,不得不說,那次是她嫁做人婦後第一次體會到魚水交歡的愉悅,之前她一直都無法理解前夫為什麼會如此耽溺於男女交歡。
 
「夕顏……」或許思及情動之處,恩澤並未發現再次喚人的聲音裡夾雜一絲黏膩,甚至有一點的……渴求。
 
其實早在對方開門的時候,男人早已甦醒,只是想知道故意賴床不醒的話,對方會怎麼做?
 
沒想到自己只是像個藝術品被人用目光仔仔細細的掃視,最後的那一聲呼喚,又帶了點情慾,好奇一向清心淡慾的妻子怎麼了?
 
所以他睜開一絲隙縫,映入眼簾的是張熟悉卻又帶著陌生氣息的容貌,雙頰帶著不自然的紅暈,迷濛的雙眼裡只有他一人的倒影。
 
比起高興妻子用如此熱情的目光凝視人,夕顏更加擔心不會又吃了什麼不該吃的東西吧?
 
完全睜開雙眼之前,男人將床邊熱情注目著自己的妻子攬入懷裡並壓在身下,壞笑的詢問:「還想再生一個寶寶嗎?」
 
咦?
 
方才是不自覺的臉紅,在男人問出問題後恩澤能感覺到臉頰燙的彷彿能燒開水了。
 
「大、大、大清早的……別開、別開玩笑了!」並非不情願,只是她無法將與丈夫之間的情事視作理所當然,畢竟那感覺美好得會讓人上癮。
 
看人的反應,夕顏放心許多,起碼不是吃了什麼不該吃的食物,那麼剛才的目光只有一種理由能解釋,他有點想把那句玩笑話真做下去。
 
但是又想起兩人那活潑過了頭的女兒,估計兩人再不露臉那娃兒又要震天憾地的大哭一場,俯下身與妻子唇舌交纏一會才捨得離開床舖去洗漱。
 
男人若多留心便會發現妻子臉上充滿期待的表情。
 
被留下的恩澤帶著幾分慶幸和幾分的遺憾,平復雀躍不已的心跳後才匆忙的走下樓。
 
剛才的自己也太丟臉了……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