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作夢的人

關於部落格
因為期望總是落空
所以躲進夢境裡面
獨自等待將自己喚醒的那個存在......
這裡有最真實的我,但絕對不是完整的我
  • 4986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三十題還文】

 我今天真他媽的有夠倒楣,還沒出門車子就被一隻不曉得哪來的河馬壓垮,上班遲到外加被老闆罵得狗血淋頭還要多搬幾份報告回去打。
 
一個上午就這麼過去了,好不容易期待中午放飯時間,突然一陣巨響從不遠處運載鯨魚屍體的車上傳來,血塊、肉沫飛濺的整條路、整條街都是,連距離十幾公尺遠的我都染上幾分腥味,而且那魚腥臭重得讓我光是乾嘔就嘔飽了,別說午餐,看到食物就想抱著馬桶繼續嘔。
 
好不容易挨到下班,想說這一天修羅總算可以收尾了,哪知道羊群把道路塞滿了,回家路遙遙無期,所以才會來到附近的酒店喝酒澆愁,隨便抓了個人來發牢騷。
 
「這也太誇張了吧?」棕髮的男人不太相信醉酒男人的說詞,畢竟這些事情都不太可能在現實發生,不過當他從收音機聽見晚間新聞播報今早開始的奇聞異事,他的笑容僵在當下。
 
從「這事情太荒唐了」進一步感想為「這男人太倒楣了」,真的是什麼誇張事情都被他給遇到。

Thank for 玄影

參考:
河馬阿河
鯨魚爆炸
羊群堵路


袤大的土地裏僅有一輛機車呼嘯疾馳,騎士正在挑戰最高極限,身邊的風景只剩色彩,在他眼裡只有正前方的道路。
 
儀錶板上的數字不斷升高,130、140、150……前方有個寬敞易見的彎道,騎士壓低車身以完美的曲線過彎。
 
160、170、180……路面逐漸變得狹窄,用不了多久時間就會直直奔入峽谷的範圍。
 
190、200、210……所幸前面路程還算筆直,騎士看到稍遠的前方有兩道彎處,在狹窄的道路上急速過彎燃起他挑戰極限的慾望。
 
那是徘徊於生死界線的瞬間。
 
220、230、240……第一個彎道他幾乎是將輪胎壓在側壁上奔馳……250……膽大的騎士速度仍然沒放緩,再銜接第二個彎道前的直線上加快速度,當他身體開始向壁面傾斜,才發現路面寬度不夠……
 
GEME OVER
 
大大的英文字幕顯示在他眼前,金髮的騎士難洩心裡高昇的渴望,於是轉化成一股怒氣重重踹了機體。
 
他完全沒留意周邊投來無數欽佩的眼神,自顧自地離開這處吵雜地。
 
感謝各位觀眾觀看瑞哈夏挑戰極速

Thank for 瑞哈夏

那是一個充滿趣味的窗台,路過的人總會忍不住側目幾眼。
 
窗台上總擺著些許人偶,和代表場景的物體,比如在某天,在窗台上有個美麗的公主,身旁圍繞著小矮人們,在他們身後是比公主稍微高一些的房屋,是矮人們的屋子。
 
隔幾天就發現公主躺在玻璃棺內,矮人們傷心的圍繞在她身邊,還有動物環繞著人物們。
 
再過幾天,王子抱起了甦醒的公主,矮人們與動物們舉歡同慶。
 
一個故事結束後,會換上新的一個故事。
 
有時是大家耳熟能詳的童話,有時是充滿奇幻色彩的神話,而今天擺放在窗台上的是許多匹色彩各異的小馬們,他們在高掛彩虹的瀑布邊玩耍,有兩隻小馬在追逐,有三匹花俏的小馬坐在餐巾上野餐。
 
啊!有匹小馬落水了!長著翅膀的小馬正要去營救他。
 
還有長著獨角的小馬,安靜的在大石頭上歇息。
 
那是一個充滿趣味的窗台,路過的你不多留點時間看一下嗎?
 
Thank for 葉澤羽

他不確定自己是不是在作夢?對面看著他的男人笑的很令人……欠揍,而他也確實做出了動作,男人發出哀號,怨聲詢問:「我是哪惹你了?」
 
「全部。」會痛就表示這不是在作夢,對吧?「無事獻殷勤,說吧,是什麼風把你吹來說要請我?」
 
突然接到男人的電話說要請客,而且地點是需要事前預訂位置的餐廳,上個月想來吃一次打過電話,預約的位置早就已經排到下半年去了。
 
男人究竟是多久以前訂到這間的位置?
 
「我們先進去裡面再說,這間北京菜超級難訂的!」總覺得男人肯定有計畫,只是不知道他在計算什麼?
 
「對了!我有事前預訂了北平烤鴨、紅燒牛尾和煙燻龍鱧,其他看你要吃甚麼都讓你點。」摸不清男人的意圖,乾脆拿起菜單,把價格最高的都點過一輪。
 
以鐵公雞聞名的男人居然悶不吭聲,讓人也沒了吃這頓飯的興致,若這餐是鴻門宴的話,自己還是早早抽身比較保險。
 
打定主意,重重拍響桌子,也不管是否會引起旁人注目,正色詢問男人的目的,只見對方一臉茫然的回答:「目的?哪有什麼目的?就討你歡欣而已,消悰不喜歡嗎?」
 
何止不喜歡,簡直是厭惡至極,渾身纏繞揮散不去的黏膩感,讓他感到十分不自在。
 
「我要回去。」這頓飯他消受不起,現在不管看到什麼食物都一陣反胃。
 
男人在他轉身之前拉住手臂,不知道對方究竟有甚麼樣的怪力,居然單手將人騰空舉起,身體落下的同時伴隨陣陣物品墜地的聲響。
 
消悰……仍完好的坐在椅子上,只是他的桌子跟放在桌面上的工具就沒那麼好運,只能夠先收拾乾淨,再來思考到底要做甚麼。

Thank for 消悰
 
參考菜單:
http://blog.yam.com/JanetChen0707/article/71048793
http://mbm.idv.tw/?p=157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
 
記得自己一直都窩在家裡沒出門,只是跟平時一樣睡個覺睜開眼就發現房間變了,身下躺著是硬實的木板床,三面靠向牆壁,唯一的開口被紗簾遮蔽景色。
 
「相爺您醒了嗎?婢女要進來幫您洗漱。」相爺?祐麒還搞不清楚到底發生甚麼事情,自己就被擅自闖入的女人洗臉、擦腳了,甚至還被催促起身更衣,衣服的樣式是他完全沒碰過的古裝。
 
吃了一餐索然無味的早餐,也見到了應該稱為「娘子」的女人和對方的父母,一切都讓人感到非常的不真實,用完餐後祐麒決定躺回去,下次醒來應該就回到自己房間了吧?
 
不過在他踏入房門之前,那名應該是他「娘子」的女人在身後開口呼喚:「相公還在生氣嗎?」
 
無奈的回過身,祐麒實在很怕女人哭泣,偏偏對方的聲音聽起來彷彿快哭了,所以他只好扯開勉強的笑容回應:「你覺得我在氣什麼?」
 
「我以為相公後悔了,後悔入贅梁家。」入贅對男人而言是種羞恥,但祐麒真的只想回床上躺,從醒來的那一刻他就感覺到一股熟悉的熱度,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不曾發燒了。
 
所以他上前摟住女人安慰:「我真的沒事,只是身體有些不適,讓我回房裡休息好嗎?」稍微拉開一點距離,凝視對方略帶哀愁的杏眼。
 
被人如此凝視,女人嬌羞地低下頭應諾:「那就……不打擾相公歇息了,還有今晚……今晚還請您……」對方說了什麼,祐麒完全沒有聽進去,他只想好好躺在床上,希望一覺醒來可以回到自己的房間。
 
再一次清醒,是被人粗魯的方式拉下床,祐麒根本就搞不清楚到底發生甚麼事情,身後便傳來震天巨響,以及灼人的熱度。
 
「快點!我們得快點到附近的防空洞,沒想到這次空襲這麼突然。」拉著他跑的是一名中年男人,他甚至連對方是誰都叫不出來,體力不佳的祐麒張口只能夠喘息,回答不出任何文字。
 
身體的熱度還未退去,再加上大火焚燒的濃煙嗆人,他覺得意識似乎越來越模糊,不過在這種性命危急的時刻昏過去好嗎?
 
不行吧?
 
不能在這種莫名其妙的地方死掉啊!
 
「咳咳咳……」肺部終於受不了折騰開始進行抗議,許久不曾如此奔跑的身體各處也不斷傳來痛楚。
 
到底……為什麼我非得遇上這種事情?
 
好不容易逃到男人所說的「防空洞」裡,祐麒也禁不住身體種種的折騰暈眩過去。
 
不知道自己究竟昏睡多久的時間?深怕睜開眼後又是陌生的地方,祐麒翻過身去逃避現實,但翻身的時候他注意到,自己身下所躺的床鋪,還有蓋在身上的觸感……
 
猛力的睜開眼,放眼望去都是熟悉的布置,和慣用的寢具。
 
我回來了……
 
身體疼痛得彷彿剛才的經歷都是現實,只是,他仍然搞不懂,那些亂七八糟的背景。
 
Thank for 祐麒

「不準你離開我。」男人霸道的壓上身就是一陣啃咬,絲毫不憐惜少年因他變得粗糙的唇瓣,對男人而言,這樣的結果是他所留下的烙印。
 
無力推拒男人的身體,少年只能任憑瘋狗在自己身上撒野,他不怨男人,真的,他只怨自己瞎了狗眼跟錯人,現在的他在等一個契機,在等一個可以永遠離開他的契機。
 
在被男人粗暴對待的隔日,睜眼入目的是男人擺在床頭上的照片,照片裡的少年因為寒冷穿得密不透風,但臉上的笑容如同寒冬盛開的梅花。
 
那是再也不會出現於男人面前的笑容。
 
只要再一點點時間,再忍耐一點時間,就快解脫了。
 
望著曾經的自己,少年僅有滿腔怒火與怨懟,恨不得將過去全數撕毀,但時間還沒到,他必須忍耐。
 
就在今晚,男人再次對少年發洩獸慾的時候,突然間渾身抽搐,雙眼滲血的躺在床面成了翻肚魚,恐怕到死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中招,只有少年知道。
 
他將慢性毒物塗抹在自己身上,等到男人爽過了,再吃下中和劑,如此反覆,男人的量終於到了。
 
「瞧,我對你很溫柔對吧?就痛這麼一下,搞不好你根本連痛也沒感覺到,就已經走了。」少年起身照例吞下中和劑,開始打理自己,一切都結束了。
 
離開前他放火燒了曾經有過的一切,對現在的他而言,都是垃圾。
 
事隔多年,青年踏上被落花覆蓋的街道,感嘆景物變遷迅速的不留痕跡。
 
「夕顏怎麼了?」同行的友人見他失神的模樣,忍不住牽緊對方的手,深怕自己稍不留心就人間蒸發了。
 
回首,青年露出些許無力的笑容回應:「沒甚麼,只是初春天氣依然刺骨的寒冷,所以感覺累了,想回去抱暖爐。」
 
「我早就提議過了!你身體不好別出來亂竄,等等回去我又要被你家河東獅大吼一番,所以你先想好晚點要端出什麼好料來補償我受損的耳膜。」後者無奈的笑著應許,他也知道自己的行為會給人帶來多大的困擾,還有自家那隻的反應……關心的方式確實會讓其他人頭大,唯獨在自己面前柔順的像隻綿羊。
 
雖然過去在他身上留下無法治癒的後果,至少,這次親手抓住他所要的幸福了。
 
Thank for 夕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