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因為期望總是落空
所以躲進夢境裡面
獨自等待將自己喚醒的那個存在......
這裡有最真實的我,但絕對不是完整的我
  • 5009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賣萌三十題】

5、「別在我的房子裡養寵物,養你已經很麻煩了」

 男人下班回家開門迎接他的不是家裡的另一個成員,而是乖巧的坐在玄關朝他「喵嗚~」的花色小貓,一陣怒火燃燒他的理智。
 
男人一把拎起無害小貓的頸部朝屋內奔去尋人,那人正躲在沙發後頭卻卻的探出頭來打招呼:「嗨……」
 
「嗨你個大頭鬼!我不是跟你說過不准再把小貓小狗撿回家嗎?養你一個已經夠麻煩了不准養寵物!」絲毫沒感受到抓住自己的男人怒火全開,被拎的不舒服的小貓掙扎幾下仍不知死活的「喵嗚~」了一下。
 
「可是小貓餓成那樣……」
 
「哪樣?」不是疑問句,絕對不是疑問句的問句,讓人再次躲回沙發後頭禁聲不語。
 
「要有本事給我養東養西就先把你自己給我養活!」男人轉身就把幼貓丟出門外,他還沒同情心氾濫到可以接受其他動物在家裡吃閒飯,有一個童顏中年失業的老爸要養已經夠他頭大了。
 
~Fin~

27、「媽的都和老子睡一塊了不許你找女朋友!」

他不知道自己怎麼就瞎了眼看上只會拈花惹草的男人,在人跑來找找自己哭訴被第52個女人甩了的時候,他終於受不了的把人壓在身下挑明說:「馬的,到底要老子說幾次你才聽得懂?都把老子翻來覆去的睡過一輪又一輪,不准再給我找女人了!」
 
「可是……你想要小孩不是嗎?」所以他才會尋找願意做兩人代理孕母的女人。
 
「鬼才想要!」用力抱緊身下的男人,他早放棄了,自己選擇男人的同時,他就放棄了。
 
沒有小孩也無所謂,他只要有男人就好,只要有這男人就夠了。
 
「啊嗯……我知道了。」
 
~Fin~

23、吵不過你就動手

男人一直在解釋,女人始終聽不進去,一直在講讓男人心浮氣躁的理論,該死的那些理論他都懂,但問題的重點不在那,他甚至搞不懂女人的重點在哪。
 
「啊——夠了!你給我閉嘴。」再也聽不下女人說出的任何一句話,男人上前摟住對方,低頭一陣猛吻,堵住女人囉嗦的唇舌。
 
從對方喉頭流露的鳴吟聲比方才麻雀碎念聲要悅耳多了。
 
既然說不過人,就乾脆動手讓人沉淪吧!
 
~Fin~

30、日記中全是關於你的事情

他一直都知道愛人有寫日記的習慣,但是對方甚麼也不肯透露,他也尊重對方,從不過問日記的事情。
 
「忠~響~今天回來晚了我不想煮,我們要去哪吃?」賴在對方背上撒嬌,這也只有在兩人的家裡才會看到的景色。
 
對男人來說,這一招很受用,他喜歡把人從背後拉到懷裡擁著、護著,臉上滿是寵溺的說:「好啊,今天想去哪吃?」
 
「要不要來挑戰一下我們的恥度?」他找到了一間餐廳,在網路上瘋傳很挑戰羞恥的餐廳。
 
「尺度?怎麼說?」沒聽懂愛人話語裡的不對勁,倒是在人臉上看到不自然的紅暈,捏了他鼻子調侃:「又在打什麼五四三的主意?」
 
還不是因為你都太被動了!恩澤沒有開口抱怨,只是他用眼神表達出來。
 
「前陣子看到逢甲夯起來的大鵰燒,要一起去吃嗎?」兩人都很明白,其實不過是特殊造型的雞蛋糕而以。
 
男人沒有太多猶豫便一口答應,照慣例把對方隱藏在話語背後的暗示忽略掉,對方明天有早上八點的課程,他可不希望讓人找到翹課偷懶的藉口。
 
所以那天愛人在日記裡寫下:
 
今天忠響面不改色的吃了大鵰燒,還遲鈍的問我身體哪不舒服,我哪都沒不舒服,我真正想吃的不是這個!
 
大笨蛋!
 
~Fin~

14、只有我能欺負你

身為上古神獸白澤一向都照著自己的心意在神界恣意妄為,不過,偶爾會遇到像眼前的這種情況,被眾鬼環繞,無法脫身的情況。
 
「嘛嘛,我是和平主義者,有甚麼話我們用談話的方式來解決如何?」
 
「嗄,我們當然可以『談談』,如果你肯把之前賒的帳款都結清的話,不然你就跟我們的拳頭談話吧。」大鬼拍了拍手中的狼牙棒,身旁圍繞的小鬼們也都蠢蠢欲動。
 
糟糕,宿醉還沒過啊……白澤已經能夠預測自己接下來的下場,不過,遠處傳來一陣騷動,圍繞在周圍的小鬼們一個個飛離原地,大鬼也開始感到焦躁不安。
 
「到底發生甚麼……唔哇——」回答大鬼的是筆直投擲而來的狼牙棒,在白澤慶幸的時候,後背遭受突擊。
 
「聽清楚了,能欺負這傢伙的只有我,其他人等誰敢出手就給我下地獄去吧。」
 
~Fin~

4、被吃掉的早餐引發的慘案

甚麼都可以搶,唯獨只有食物絕對不能退讓,這是他的原則,就算是同生的姊姊也不行。

 
「小蘋你吃不完布丁,所以我幫你吃。」小男孩看著同生姊姊盤裡的點心,認真建議。
 
「不要!布丁是我的。」溝通失敗,小男孩採取下一個策略,直接抓過孿生姊姊的手臂,把布丁搶過來。
 
「嗄──那是我的!小果是大笨蛋、是大笨蛋……」不管被孿生姊姊怎麼毆打、哭喊他都不放手,直到媽媽氣急敗壞地將兩人分開大罵:「小果我說過你不可以吃兩份,你吃太多了!」
 
「因為小蘋吃不完一個很浪費,所以我幫他吃一半。」另一半只剩下一小口的量。
 
等待的結局,是兩個小孩的哭聲。
 
只有置身事外的哥哥開心的吃著自己的那份點心。
 
~Fin~

28、進一步發展的關係

他們是「夫妻」,這是無庸置疑的關係,然而他們有夫妻之名、有了一個女兒,卻沒有更進一步的行過夫妻之實。
 
要說原因的話……恩澤的重心全在照顧孩子上,夕顏將他的工作,以及未完成的家族事業帶回到他們兩人的家裡繼續。
 
看不慣兩人沒有太多交集的生活型態,三名侍女為兩人安排了夜晚獨處的時間,把照顧小姐的工作接過去。
 
生活重心突然被人帶走,讓恩澤多少有些不知所措,敏銳的夕顏發現到這一點,於是建議:「我讓他們三個把孩子還回來吧,這樣你也比較安心一點。」
 
那三人在打什麼主意,不可能瞞得過他,只是看到女人內心不安的模樣,他也沒有投入的心情,他期望的是兩人都能夠真心誠意的互相配合,不是因為外力,不是因為責任,更沒有所謂的義務。
 
在男人打算找他們三人的時候,女人拉住對方的衣角說:「這樣不好吧?難得他們想跟孩子培養感情。」恩澤真心認為那三人想跟孩子培養情感。
 
為什麼她總有辦法把他人的意思曲解成「好意」呢?
 
「我是家主,我說了……算……」原本,要堅定地去將孩子抱回來還給女人,不過後者不知道為什麼一直盯著自己:「我的臉上有甚麼嗎?」
 
其實是女人後知後覺的發現,曾幾何時,那名少年不僅僅是身高超越自己,就連身上散發的氣息也越來越成熟了。
 
「你……」恩澤伸出了手將掉落在對方臉側的髮絲塞入耳後,接著說:「是大人了呢。」
 
「都有孩子了,怎麼可能還是孩子呢?」夕顏覺得有點無奈,原來自己在女人眼裡一直都是孩子。
 
提起孩子,女人好奇的詢問:「夕顏喜歡孩子嗎?」
 
與其說喜不喜歡孩子……不如說是自己不想留下後代吧?就算不是刻意的,擁有他血脈的後代仍是出生了:「我很喜歡喔!他是個很活潑的女孩,謝謝你給我這麼有活力的孩子。」
 
「我才應該道謝,謝謝你給了我一切。」上前抱緊了男人,在她走投無路的時候伸出援手的男人,還給了她無論如何都不能放棄自己的理由。
 
~Fin~

10、不要只穿著大號襯衫在家裡走動

年幼的時候,只穿著寬大襯衫在家裡走動大家都會喊著「好可愛。」
 
少童的時候,只穿著寬大襯衫在家裡遊戲,大家還會覺得很淘氣。
 
少年的時候,只穿著寬大襯衫在家裡活動,很挑戰同居人的心臟。
 
青年的時候,只剩下愛人會按捺不住的想將人撲倒在身下一同享樂。
 
壯年的時候,儘管歲月添增了風味,但也已經沒有年輕力壯時衝動。
 
中年的時候,就算身材沒走樣,也只會有人嫌大叔邋遢了。
 
老年的時候……
 
「都多老的人了還只穿大號襯衫,就不怕把鳥凍得飛不起來。」
 
「哼,飛不飛得起來你不知道嗎?」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