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作夢的人

關於部落格
因為期望總是落空
所以躲進夢境裡面
獨自等待將自己喚醒的那個存在......
這裡有最真實的我,但絕對不是完整的我
  • 4986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限定交流】安東尼、薄荷點-遊樂園

 「好喔!這次叔叔會跟恩恩挑一匹馬坐,你們兩個坐一匹,剛好我們可以互相打招呼。」大家一起走向旋轉木馬,恩澤在音樂開始之前把孩子放到馬匹上,後知後覺的孩子這才發現薄荷點的存在,若不是被人押在位置上,恐怕已經溜下去跟人打招呼了。
 
「薄荷點要哪匹馬好呢?」音樂仍未開始,安東尼還是一派悠閒,帶著薄荷點在木馬間穿梭。
 
「嗯...黑色的!」薄荷點指著眼前的黑色馬匹,上面裝飾著精美的坐墊。
 
望向那匹馬,恩澤稱讚著:「是匹很精緻的馬匹呢。」
 
「好!就這匹吧!」從後抱起薄荷點,把人放上木馬後,再跨上馬背。不如真的馬匹,二人共乘多少有點擠。抱著薄荷點在身前,讓人扶著眼前雕了花紋的柱子,音樂也開始奏起。「薄荷點要抓緊喔。」
 
「嗯嗯!」雙手牢牢抓著漂亮的柱子。音樂響起,薄荷點看著出現在四周圍,五顏六色的圓圈與光影。「是圓圈呢!」一邊說著,眼睛跟著一下消失一下出現的彩色圓圈跑。
 
「薄荷點要小心喔!」看見彩色圓圈興奮的不僅是薄荷點,還有恩澤身前的孩子,青年很佩服安東尼可以穩坐在馬匹後面,恩澤只敢站在側邊確實的壓好恩恩,這孩子不斷朝向圓圈伸手,若不是他扶好了,肯定會落馬。
 
扶著因為光影而興奮的薄荷點,安東尼轉頭看看另一邊的恩澤。寶寶坐在馬上向捉不住的光圈伸手,全無留意木馬,薄荷點也是一樣。抬頭看看那些夢幻的光影,自言自語道:「真漂亮呢。」
 
「是啊,孩子們都看得目不轉睛。」音樂快到尾聲,旋轉木馬的舞台邊緣突然噴出泡泡,一堆的泡泡,讓恩恩的情緒更加高昂,他甚至想下馬去拍泡泡了。
 
「咦?甚麼時候多了這種設計?」
 
「泡泡呀!是泡泡!」開心的鬆開握著柱子的手,一手扶著黑馬的頭,一手想抓抓飄到眼前的泡泡。原以為只有洗澡的時候,才可以看見泡泡呢!
 
「是新加的?喂喂......」被泡泡分散了注意力,安東尼才轉過頭,薄荷點就因為泡泡興奮得忘了安全。扶著孩子,讓人不至於跌倒,同時讓人再次乖乖坐好。「薄荷點,這樣很危險喔。」
 
「我確定前兩次並沒有這樣的設計……」說起來似乎不只兩次,因為旋轉木馬很適合孩子,不知道已經玩幾次了?
 
恩澤很確定之前沒看過泡泡飄舞,當木馬們隨著音樂停下來,邊緣也不再噴出新的泡泡,所以青年讓恩恩下馬追逐殘餘的泡泡球。
 
薄荷點意識到自己的舉動是有些危險,於是聽話的再抓住柱子,不過眼睛仍追著飄著的泡泡。一直到音樂停下,木馬也停下後。才鬆開手。
 
「之前沒有泡泡呢!」盯著飄在空中,少許的泡泡說。
 
「那可真奇怪呢......」安東尼想起,在他第一次來遊樂園的時候,也曾站在這木馬前發呆,那時候的確還沒有這些泡泡。這城鎮充斥著的不可思議,比他們想象的還要多。「可能是因為薄荷點和恩恩來玩,所以遊樂園的主人特別安排的吧?」摸摸薄荷點的頭,把人抱下木馬。
 
「或許吧?」留意著恩恩拍泡泡的動作,在孩子不小心撲到剛下馬的薄荷點身上前,將人撈回懷裡抱好,「我們去下一個設施玩吧,薄荷點還想玩什麼呢?」
 
「嗯...」認真看著可愛的小寶寶拍泡泡的模樣,薄荷點轉頭望了望四周。「嗯...薄荷點不知道呢!」這邊有許多地方都還沒玩過,要從哪個開始玩真的要考慮好久好久哇!握住安東尼哥哥的手,用另一隻手微微遮住嘴巴,打了個小小的哈欠。
 
「薄荷點已經累了嗎?想不到玩什麼,那就到處走走,慢慢想吧。」握著薄荷點的手,走下旋轉木馬,過不久,無人的木馬又轉動起來,想想實在有點詭異。看向後頭的恩澤,問:「你們有什麼想玩嗎?」
 
「薄荷點不累~」將遮住嘴巴的手放下,改為輕拍自己的褲子。將視線再往四周望去。第二次來這裡,依然覺得很有趣。記憶裡自己所待的地方,似乎沒有這個稱為遊樂園的地方呢!
 
「那要不要去玩小火車?雖然有點速度,但並不會很快,而且沒有太過劇烈的旋轉和高低差。」恩澤指著後方不遠處正在行徑的無人火車,每間隔一段時間就會從出發點開車,快速的繞過一圈後回到原點。
 
「那好像不錯呢。」說著,安東尼看向薄荷點,看人對那小火車有沒有興趣。
 
向恩澤叔叔指的地方望去,是小小的列車。「搭列車搭列車!」興奮的晃著牽著的手。
 
四人一起向小列車走去,因為恩恩還小,恩澤感到些許困擾,不能讓這麼小的孩子獨自一位,所以他還是決定將人放在腿間,確實綁好安全帶,主要是穿過孩子兩腋下固牢。
 
準備就緒,只等待小火車發動。
 
「我們坐在恩澤和寶寶後面吧?」帶著薄荷點走到小火車前,協助人上了車,也綁好了安全帶,火車才慢慢開駛。速度雖慢,可是對孩子來說這還算是頗快的速度,看看薄荷點,又看看前頭興奮的孩子,安東尼笑著問:「如何?這個小火車好玩嗎?」
 
「呼阿~好玩!」手扶在涼涼的列車上,閉起眼睛,感受著風。「薄荷點在書上看過列車哦!那種會冒出好多黑煙的列車!」轉頭看向安東尼哥哥,開心的說著自己在書上所看到的。「但是薄荷點只有坐過前面有馬兒的車子而已呢!」? 
 
薄荷點對於脫口而出的話語,有一些的困惑。但注意力馬上被高而明顯的摩天輪所吸引。「搭那個可以看到很遠很遠的地方呢!」
 
因為坐在最前面,恩恩的視野沒有被任何物體擋住,迎面刷來的強風讓他感到一陣興奮,如果不是雙手被青年壓制住,他肯定會張開雙手來表達畫面快速更換帶來的興奮。
 
風聲呼嘯的聲音讓恩澤錯過身後兩人的討論,直到小火車停下才有機會回到「月台」與兩人交談:「恩恩興奮得還想再來一次的樣子,不過我想換地點,薄荷點這次想玩什麼呢?。」
 
被青年抱在懷裡,恩恩只能手舞足蹈地望向方才搭乘的小火車。
 
 
「薄荷點坐過馬車啊.......對呢,摩天輪可以看到我們的家喔。」隨著人的視線看去,是他之前坐過無數次的摩天輪。想到不久前想起的過去,安東尼靜下來,直至回到出發的地點,下了車才再次說話:「好了,下一個要玩什麼呢?」
 
「馬車...嗯...馬車」**來!薄荷點。小心一些!我們今天去...**
 
呀!以前有和院長姐姐一起搭馬車去...去了哪裡?
 
「唔...嗯...玩?」有些遲疑的望著恩澤叔叔和安東尼哥哥。「玩那個!」
 
薄荷點隨意指向在不遠處,五顏六色的咖啡杯造型設施。
 
「咖啡杯嗎......恩澤你可以嗎?」安東尼看向抱著寶寶的人,想著寶寶玩完咖啡杯後會有什麼反應。薄荷點比較大,即使轉轉也應該沒有大礙,可是寶寶那樣轉的話......「恩恩會不會吐呀?」
 
「可以喔!不過我得小心孩子……」別轉得太快,恩澤覺得自己有必要不讓恩恩發現咖啡杯中間的轉盤可以控制旋轉速度。
 
看了一下仍趴在自己肩上望向小火車的寶貝,青年對著兩人說:「我們就去下一個目的地吧!恩恩很快就會轉移自己的興趣了。」
 
開心的奔往咖啡杯,薄荷點在設施圍欄外繞了一圈,最後在許多造型的杯子裡,挑了淺藍色的。轉身向正要前來的大哥哥和恩澤叔叔與小寶寶揮揮手。
 
「那就去試玩一下吧。」急步跟上,和薄荷點坐上人挑中的藍色咖啡杯。拍拍杯子中央的轉盤,對興奮地坐著到處望的人解釋道:「等等轉這裡就可以控制速度了,薄荷點真的不會暈嗎?」
 
恩澤放孩子落地自己選,向四周看了看,他選了離薄荷點最近的黃色咖啡杯,爬上去坐位他因為搆不到中心的圓盤,所以不知道這「玩具」到底有甚麼有趣的地方?
 
即便如此,恩恩完全沒想過要抬頭將青年招來身邊,他打算自己待著,後者自然是不可能放年幼的孩子自己坐,所以他也走過去抱好孩子,並提醒不遠的薄荷點:「薄荷點等一下不要轉太快,很容易暈杯子喔!」
 
「薄荷點不會暈!」非常有自信的回答。「嗯...也不會轉很快的!」開心的朝向恩澤叔叔說。然後抓著大哥哥說的圓盤,興奮的左右輕轉。期待著設施啟動。「哇!在動了呢!」對突然移動的杯子感到驚訝。
 
五顏六色的咖啡杯隨著底盤的方向而開始變動著位置。薄荷點輕轉著中心圓盤,轉著轉著速度也快了起來。
 
杯子開始轉動的時候,因為重心不穩,恩恩偏倒在青年身上,不過被扶正後他笑嘻嘻的看著中間圓盤,或許正因為他沒將視線放在杯子外,感受不到暈眩。
 
一直看著薄荷點他們的杯子,恩澤有些小擔憂:「安東尼別讓薄荷點太勉強囉!」
 
「我知道了。」察覺到孩子因為轉動而越發興奮,安東尼也出手,輕輕按住轉盤,讓人轉動的同時,不會越轉越快。第一次玩咖啡杯的薄荷點大聲笑著,似乎對這遊戲非常中意。
 
恩恩對面前的圓盤始終感到好奇,伸長了雙手發現自己剛好能搆到,然後他發現……只是剛好能碰到,自己根本就動不了。
 
轉回頭的恩澤發現了,失笑的看著孩子手放圓盤上不動的景象,「還好你的腰很軟還壓得下去。」將孩子扶回身上靠著,恩澤才轉動圓盤,加快一點速度。
 
薄荷點轉著圓盤,看著快速晃過的景色與頭上彩繪著氣球、杯子圖樣的設施內部。非常開心的笑著。
 
而即使是不算快的速度,在配合著旋轉,與一直盯著同樣景象的因素下。
 
薄荷點突然停下轉動的動作,將額頭貼在手背上。
 
「......」改為看著自己的鞋子。
 
「......哈,看看你。」薄荷點突然的動作,明顯是覺得頭暈了,安東尼也忍不住笑,摸摸孩子的頭。看來暈得厲害,連反應也沒了。把孩子抱在膝上,讓人靠在身前。「合上眼睛,很快就完結了。」
 
「嗯嗯...」感受到一種不舒服的感覺,輕聲回答後,微微閉起雙眼。
 
除了不舒服外,也非常地想睡覺。薄荷點抱著安東尼,直到杯子停了下來。
 
杯子停下來了,恩恩覺得不夠過癮,恩澤倒是覺得很夠了,走下杯子注意到薄荷點就趴在安東尼身上,有些擔心的詢問:「薄荷點還好嗎?」
 
「應該是有點暈吧。剛才也有點累......」抱著薄荷點下來,讓人安穩的靠在自己肩上休息,寵溺的撫摸那頭白色的髮。看向完全沒有異樣,還興奮非常的恩恩,安東尼也笑起來。「薄荷點應該等等就沒大礙了,不用擔心。先到別處去玩吧。」
 
「那我們去摩天輪吧?我們四個一起進去應該沒問題。也正好讓薄荷點能休息一會。」恩澤提議遊樂園最顯眼的設施,上回三個人一起坐在裡面空間感覺不算擁擠,心想多一個成人也綽綽有餘。
 
「嗯.......好。不過恩恩不怕高嗎?」跟人一起走向摩天輪,邊走,邊低頭柔聲哄著懷中的孩子。「薄荷點,我們現在去坐摩天輪了,坐完了,去吃蘋果味的冰吧?」
 
薄荷點原本眼睛都快闔起來了,一聽到蘋果,馬上就有了回應。「蘋果!」在安東尼哥哥懷裡抬起頭,揉揉自己想睡的眼睛。「哈阿———」打了個大大的哈欠。頭沒有那麼暈了,反而感受到濃濃的睡意。好累哇...不知道為什麼會那麼累呢。「嗯嗯!蘋果味的!」開心的點點頭。
 
看到薄荷點一副累壞的樣子,恩澤回應:「恩恩很喜歡坐摩天輪,不過,改天有空再去吧,我們去吃冰吧!我也很期待冰淇淋呢。」
 
聽到「冰」,恩恩的雙眼都發亮了,那是青年鮮少給他吃的「特別食物」。
 
「那好吧。」看薄荷點疲累的樣子,安東尼想即使他們上了摩天輪,薄荷點也應該只會靠在他懷中打盹,那倒不如去吃讓孩子打起精神的冰好了。「附近有一家甜品店,就去那邊吧?應該會有冰的。」
 
「好,我們一起過去。」聽到可以吃到特別甜點,恩恩也高舉雙手大喊:「冰~」
 
一行四人離開遊樂園,走過大街,來到街角的一家甜品店。
 
推門而入,一陣窩夫的香味撲面而來,正前方,就有一個冰櫃。
 
「好了,隨便吃吧!」放下快要睡著的薄荷點在椅上,轉頭對恩澤說,活像他就是這家店的店主一樣。
 
轉過身,緊貼著椅子,雙手疊放在腿上。薄荷點熟睡的就連飄著蘋果味的冰品放在面前也沒醒來。只是不斷挪著能感到舒服的位置,偶爾發出可能因堅硬的椅背而睡的不安穩的聲音。
 
同樣將孩子放著,恩澤回應對方後便走向冰櫃,期待吃冰的恩恩則跟在青年腳邊,他很想快點吃到。
 
挑了巧克力和芋頭口味放在杯子裡,原本是想要用餅乾,不過孩子吃不快,很容易會滴的滿身黏液,所以最後還是用杯子,可以用湯匙挖了慢慢吃。
 
注意到坐在椅子上快睡著的孩子,恩澤拍了拍薄荷點的頭,坐在一邊,隨時看著他,以防他睡倒掉下椅子。
 
拿了蘋果冰品回來,卻發現薄荷點早已熟睡,安東尼無奈的笑了。
 
「薄荷點一熟睡了就什麼都無法讓他醒過來了。」把睡得不舒服的孩子抱起來,讓人舒舒服服的坐在自己腿上,靠好睡著。拿來的冰品,安東尼只好自己吃掉了。「今天真可惜呢,都沒有玩到什麼。」
 
「不會啊,恩恩很開心呢。」遊戲時間長短與否不是重點,對恩澤而言,恩恩是否快樂最重要。
 
雖然,他原本的目的是希望恩恩可以跟薄荷點有多一點的互動,不過這孩子……很顯然是沉浸在自己眼前的世界裡。
 
「謝謝兩位願意抽空來赴這邀約。」
 
「不不,我才是謝謝你的邀請呢。有機會的話再來一次吧,等薄荷點的精神好一點。」摸摸熟睡孩子的頭,薄荷點還是睡得香甜,完全沒有因此而作出反應,小小的手抓住安東尼的襯衫,安穩地遊走在夢裡的世界。「下一次可以帶孩子們去玩具店吧,不用到處移動,應該不會那麼累才是。」
 
「好主意。」餵著恩恩吃香甜的冰淇淋,恩澤應諾下次的遊玩的約定。
 
希望下次恩恩不會專注於眼前,會多跟人互動。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