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作夢的人

關於部落格
因為期望總是落空
所以躲進夢境裡面
獨自等待將自己喚醒的那個存在......
這裡有最真實的我,但絕對不是完整的我
  • 4986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場外】角色之戲外集中劇情

 【恩澤&婉虞】解放壓力的夜晚

下戲後,恩澤隨手將孩子遞給走近身邊的男人說:「顧好你家兒子,我要閃人了。」
 
「好,今晚要來我們家聚餐嗎?」接過自家寶寶的傻爸爸沒忘了妻子的愛好,總會邀男人到家裡作客。
 
「才不要,我快炸毛了!該死的導演居然要一個大男人哭哭啼啼也就算了,為啥我得把自己悶在家搞自閉?趁下一檔開戲之前我要去玩,誰也不能阻止我!」拋下眾人,也沒跟劇組的同仁打聲招呼就直直走人。
 
和戲裡穿著保守不同,恩澤喜歡穿些讓肌膚忽隱忽現的裝扮。因為自己不管怎麼吃都不長肉,所以沒有足以讓人稱羨的肌肉可以展露,但他有著女人也忌妒的線條,當然,是指腰身。
 
在酒吧裡他是有名的花蝴蝶,喜歡把人逗得慾火焚身,卻只能找其他伴洩火,樂得是酒店裡的老闆,只要花蝴蝶捧場,他們家MB和小姐不怕沒人帶出場。
 
因為妝化得夠濃夠妖,也沒有人認出他是演出好爸爸的角色,或者該說,打死他們都覺得那是其他演員。
 
但偶爾也會惹到不該惹到的人,就比如說面前的壯漢,已經將人壓在身下打算就地解決。
 
「嗯哼……親愛的別這麼猴急,小心還沒享到樂子就有人幫你送上杯具。」死到臨頭除了繼續用話語挑逗(挑釁),還曲起大腿摩娑男人敏感的根部。
 
「哼哼,本大爺就在這裡辦了你這妖精,就不信沒人動得了。」壯漢知道動了花蝴蝶的人都沒好下場,但佳餚在前,不開動都對不起自己的老二。
 
只是粗手才剛放上衣料,便渾身一震的躺在人身上昏迷不醒。
 
「哦該死,你能不能出手的時候順便踹一下人,不要每次都把人往我身上壓。」朝向不知道甚麼時候站在兩人身邊的女人碎碎念,後者一臉無辜的解釋:「我只是名弱女子啊,哪有這麼粗暴的怪力可以踹人呢?」說這話的女人,剛剛才一掌敲暈壯漢。
 
就算跟男人的開戲時間錯開,只要聽到花蝴蝶在酒吧裡出沒,不論劇組是否還在開拍他都會趕來,趕來把人帶回家。
 
費力將身上的壯漢推開,恩澤沒好氣地看著眼前女人,大概沒有人會相信他們其實是親姊弟,只是一個從母姓一個從父姓。
 
劇裡的手足和家庭一點關係也沒有。
 
到酒吧後台換回一般裝束,兩姊弟從後門離開,那是為老闆賺得利益後得到的小好處。
 
「親愛的我聽說囉,又氣導演給你娘包的橋段?」雖說導演給的角色確實Man不起來,但是在酒店裡的現實也不像個男人,謝婉虞常常有種錯覺,醫生在接生的時候是不是看錯性別了?再不然就是轉輪王丟靈魂的時候放錯殼。
 
啊,話說回來,妖裡妖氣的角色他倒是很愛,所以其實跟男人尊嚴無關?
 
謝婉虞和戲裡的淡然不同,在男人面前是個溫柔的好姊姊。注意到弟弟臉上還有沒卸乾淨的粉末,便拿出隨身攜帶的溼紙巾替人擦拭。
 
「話說姊姊不覺得討厭嗎?導演給你的劇本都……」恩澤說不出口,一想到自己在劇裡瘋狂的模樣,他根本就無法直視,就連聽見聲音都受不了,所以他只能逃開。
 
不想告訴弟弟自己其實是M,在他面前仍然保有溫婉的形象,但,僅限於在弟弟面前。
 
回到家裡謝婉虞將人抱入懷裡,坐在客廳的沙發安慰:「沒事的唷!姊姊扮演得很好,所以導演很滿意呢,恩澤不用擔心姊姊。」
 
恩澤在人懷裡蹭了蹭,就跟劇裡的小恩恩一樣,賴在對方懷裡想睡,其實他在酒吧裡有喝,不喝蝴蝶飛不起來。
 
老闆也交代過酒保要控制他喝的量,畢竟花蝴蝶要是太早醉倒他就少賺了。
 
唱首讓人安睡的曲子,謝婉虞將在他懷裡熟睡的男人抱回房裡。
 
身體都已經長得比自己高大,體重卻比自己還輕。
 
「親愛的晚安。」習慣性的落下祝人安睡的吻,謝婉虞離開後才將手機開機,打給在攝影場裡氣急敗壞的導演:「我三十分鐘後到,別忘記叫所有人準備好。」
 
不等對面的飆話,他已經掛斷手機。
 
演戲不過是兼差,所以他不怕被炒,因此在導演面前傲慢多了。
 
~Fin~

【恩澤&忠響】休息室裡的對話

大家都知道下戲後的恩澤反差很大,心情好會去逗弄人,常把人逗得烏黑瘴氣,尤其是劇組裡的吉祥物更是跟他不對盤。
 
所以下戲後盡可能別跟他碰面就不碰面。
 
只除了夏忠響和他家兒子,就算下戲夏恩還是很黏人,畢竟他才一歲半,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是真的不喜歡,他不會演,所以他是戲裡唯一裡外真實的角色。
 
今天在休息室裡被煩弄的是恩澤,他沒好氣地對旁邊的人警告:「夏恩恩你再繼續弄我下一場戲就把你弄哭。」
 
孩子聽不懂威脅,笑嘻嘻的還要靠上去的時候親爸接手,「好啦!恩澤叔叔已經很累了,不要再吵人。」
 
剛下戲孩子仍很有精神,不過被安撫在自家老爸懷裡便開始打哈欠,時間差不多就自己乖乖進入夢鄉,在這段期間裡,恩澤隨時都能走人,卻是凝視著戲裡一直照顧著的孩子到入眠。
 
「為什麼不跟劇組的夥伴好好相處呢?」戲裡戲外如出一轍的男人問著從小玩到大的夥伴,他一直都知道青年不擅長處理人際關係,不論多努力,始終沒辦法幫人改善。
 
面對好友的詢問,早已練就能直視對方的雙眸敷衍回答:「我就是這樣的人,合者來不合者散。」
 
他從未想過要改變,更別說要為誰而改變。
 
說他自私自利也好,他只想忠實自己,又不傷風敗俗,沒人能動他。恩澤是這麼想的。
 
嘆了氣,唯一能夠勸諫男人的女人也是放人隨心所欲,兩姊弟都一樣的我行我素,或許這就是他們家的特色。
 
~Fin~

【恩澤&謝婉虞】劇場NG

對此的回應夕顏是抓了恩澤的頭,捧住他的臉——接著用力往他的額頭撞下去。

即使是劇本早已編排好的片段,青年沒想過對方會真的動手,被撞得根本就沒聽進對方說的任何台詞,反倒是一股無名火在胸口燃燒。

「夕小顏你居然給我動真格的,今天不揍花那張臉換我跟你姓!」在恩澤放話的那一刻導演緊急喊「卡」,趁青年撲上對方之前所有工作人員趕忙拉開兩人,除了夏忠響還有另外兩人一起架開火氣上來難以拉住的鬥牛。

甩開兩側的人,恩澤轉頭向身後的好友喊話:「你再不放手我連你一起揍花!」

「我不會給你機會揮拳,雖然打架比不過你,但要壓制你我沒問題。」其實夏忠響內心也沒底,好友身形看似柔弱卻不知道哪來見鬼的氣力可以甩開剛才一起壓制的兩人,自己安然無事應該是對方顧忌多年的友誼沒動真格。

在恩澤真的動手之前,是頭髮濕淋淋、身著浴袍的謝婉虞趕來阻止這場插曲,洗到一半聽見夏忠響專屬的鈴聲響起他就知道又跟自己的寶貝弟弟有關,不管衣裝就直接穿袍出門。

對此劇組多了一道陰影,並全體希望導演和編劇不要讓這頭火爆牛跟某兩人再次對上戲……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