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作夢的人

關於部落格
因為期望總是落空
所以躲進夢境裡面
獨自等待將自己喚醒的那個存在......
這裡有最真實的我,但絕對不是完整的我
  • 4986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限定交流】安東尼-作客

 「來來—」接過小熊,用小熊作著親親的動作,跟步履不穩的孩子玩耍。沒有跟這麼小的孩子玩過,安東尼覺得這樣也滿新鮮的。
 
「咯咯咯……」因為小熊的靠近讓恩恩覺得很有趣,歡笑聲不絕。
 
「恩恩是個好孩子嗎?」從後動著小熊的手腳,用假音裝成小熊對寶寶說話,讓人笑個不停。安東尼也覺得這樣的自己很可笑。
 
「好~」孩子聽的懂這問句,笑著回應人。
 
「好厲害呢。」雖然知道寶寶能說簡單的話語,可是親自聽到,安東尼還是感到非常高興。跟人玩著娃娃一會兒,安東尼才看見去了泡茶的恩澤回來。
 
「安東尼很會跟孩子玩呢,瞧孩子笑得合不攏嘴。」恩澤泡了自己釀製的桂花釀,用熱水泡開後用冷水調溫,因此倒出來的茶水不用等涼就能夠入口。
 
「請用,這是自己做的桂花釀,比例是按照我個人口味調配,希望對安東尼而言不會太甜。」青年喜歡微甜的茶,因此除了濃郁的花香,沒有再添加任何糖。
 
「孩子很可愛嘛。」抱起小小的,往他靠來的孩子,跟人玩孩子最愛的舉高高遊戲。把人放下時,眼前多了一杯沒嘗過的飲料,淡淡的清香,讓他頗為中意。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溫熱的花茶滑進口中,微甜。「這個很好喝呢,有花的味道。」
 
被舉高恩恩一點都不害怕,反而在人將他放下後又自己貼上去,想再來一次。
 
「謝謝,是用清晨摘下的桂花加上冰糖釀製的。」看了看恩恩的表現,恩澤無奈的笑說:「安東尼比我還親孩子呢。」
 
「可能只是因為比較少見到我吧?」孩子嚷著,向他伸出手,安東尼只好再一次抱起人玩。「恩澤平日跟恩恩一起也很親密不是嗎?」
 
「是沒錯,但可能跟安東尼說的一樣,你們見的面比較少。像我,相處久了,看到寶寶該修正的地方都會忍不住說『不行』、『不可以』或是『要這樣』、『要那樣』的句子來。」就算是大人,也不太喜歡聽到這些,只是,恩澤沒辦法不教。
 
孩子還小啊。
 
「哈哈,恩澤是個好爸爸嘛。」安東尼高舉著孩子,讓人笑個不停。聽了人的話,安東尼也想想自己照顧薄荷點時會不會有同樣的情況。「養育小孩真的很困難……恩澤你就做得很好啊。」
 
「謝謝。」真心接下對方的肯定,恩恩是他的第一個孩子,就算不是親生,至少是他接手全日照顧的第一個孩子。
 
「你的肯定對我而言是劑強心針,因為恩恩是我第一個全天照顧的孩子,有時候我都忍不住懷疑自己『會不會太嚴厲?』、『有沒有寵過頭?』、『是不是哪裡忽略了?』等這樣的聲音出現,質疑自己,還有哪裡做得不夠好。」一句俗話,老大照書養,老二照豬養,老三隨便養,照顧恩恩就屬於照顧老大的典型範本。
 
覺得對方多慮了,雖然那不難理解。安東尼轉過孩子,讓寶寶的笑臉對著人,說:「看,把恩恩養成這麽快樂的寶寶,就證明你做得很好啊。」
 
似乎搞不清楚大人在做什麼,恩恩伸伸手腳,笑著向面前的恩澤討抱抱。
 
「給點自信吧!」把孩子交回去。「說要擔心的,怎樣看我還比較像呢!」
 
「安東尼會嗎?」接過孩子,恩恩習慣性地將臉頰貼上去磨蹭,每次只要孩子這麼一蹭,存在腦海裡的是非對錯、煩惱憂愁都蕩然無存,只留一片溫柔甜蜜的池水散發熱度。
 
「嗯?我啊……偶爾吧?」安東尼不肯定的回道。照顧薄荷點上他自問已做得很盡力了,雖然教養上可能不夠全面就是,尤其是有關星星的知識……「不過只要孩子開心我就覺得很滿足了。」
 
最單純的快樂……是自己思考的太多反而縛住腳步了啊。
 
想通以後恩澤開心的回應:「能認識安東尼真好。」
 
「突然這樣說我會很不好意思呢。」話是這樣說,安東尼的臉上卻看不出有什麼難為情。又喝了一口溫溫的花茶,他發現這種微甜的飲料他還滿喜歡的。
 
見人杯裡的茶水快見底,恩澤提起茶壺問:「安東尼還要再來一些嗎?」
 
「好啊。」難得對方這麼熱情,安東尼也喜歡也飲料,自然就沒有拒絕了。
 
替人添了已經放涼的茶水,儘管水溫不熱,香氣依舊芬芳。
 
那杯是安東尼的,但想喝的恩恩不管那是誰的,伸手就想拿去,很快就被發現的恩澤阻止動作:「恩恩的在把拔這裡,那杯不是你的。」
 
「哈哈,沒關係喇。」安東尼對孩子想要拿茶水喝的舉動笑了,摸摸人的頭,說:「恩恩也喜歡喝這個嗎?」
 
「嘻嘻。」回應男人的是嘻嘻笑聲,他知道這花香,把拔泡過很多次,所以也知道水甜甜好喝。
 
恩澤將自己的杯子讓孩子拿,解救對方杯子被搶走的狀況,青年並沒有解釋恩恩的行為,因為對方也是個聰明人,孩子的表現很明顯。
 
「安東尼要不要帶一小罐回去?可以在家泡給薄荷點喝喝看。」上回做了很大一罐,家裡還有其他玻璃罐可以分裝。
 
「可以嗎?那我就不客氣了呀。」這連寶寶也喜歡的飲品,安東尼也想讓薄荷點嘗嘗。點了點開心喝茶的寶寶的臉,安東尼已想像到薄荷點的笑臉。「說起來恩澤,只有你跟恩恩住這房子嗎?」
 
「還有衛斯特,只是他似乎陷入了長眠,雖然身為同住的家人,也不好去他房裡打擾。」想起許久未露面的少年,恩澤臉上出現一絲落寞,不過有孩子在他日子也過得很充實。
 
「原來如此……」點頭以示明白,看人的表情也沒再追問為什麼人會長眠。放下茶水又逗逗孩子玩,安東尼發覺他很喜歡孩子的笑聲。
 
「麻煩安東尼再陪恩恩玩一下,我去將桂花釀分裝起來,讓你比較好帶回去。」恩澤幫孩子手裡的水杯放到桌面上,後者並沒有再去取已經失去興趣的水杯,一雙淡褐色眼眸專注凝視身旁男人的大手,伺機而動。
 
「嗯?好的。」安東尼當然對這安排沒有意見。「我來囉!」
 
作勢要把人抓起,寶寶尖叫大笑,然後又是一次好玩的舉高遊戲。
 
當恩澤拿著分裝好的桂花釀回來,興奮過頭的恩恩開始在人懷裡打哈欠,無奈地接過玩累的孩子,並把物品遞給對方說:「希望薄荷點會喜歡,下次我試試看做蘋果醬。」
 
「那他一定會非常高興吧。」把寶寶小心的交給對方手上,接過裝了美味的玻璃瓶。看寶寶累得快要睡著,安東尼倒是有點歉意。「今天打擾你們了,還拿了禮物,恩恩想睡的話你先去照顧他吧。我今天就先回去了。」
 
「很樂意跟你們分享,而且能夠玩到想睡對孩子而言也是個相當愉快的經驗。」雖然有些孩子玩太瘋會做惡夢,不知道恩恩會不會?
 
恩澤將人送出門,與人道別:「替我向薄荷點問聲好喔!」
 
忘了跟對方說,如果會做小點心,桂花釀除了泡茶還能做甜點,只是青年不擅長這方面。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