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作夢的人

關於部落格
因為期望總是落空
所以躲進夢境裡面
獨自等待將自己喚醒的那個存在......
這裡有最真實的我,但絕對不是完整的我
  • 4986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日常交流】遊樂園-康斯坦丁

  如往常那樣準時去搶椅子…不,是去遊樂園做日光浴的康斯坦丁發現了上次一起玩耍過的那對父子(?)。
 
「哇!」走到背後偷偷出聲嚇人。
 
毫無防備的突襲,恩澤跟恩恩都嚇了一跳,搞不清楚到底怎麼回事的孩子害怕的大哭起來,青年一邊忙著安撫小孩,一邊轉身跟人打招呼:「是康斯坦丁先生啊,你的嚇人技巧真好,連我都被嚇到了。」
 
「呃…對不起……」原本是看青年坐著發呆的樣子有點沒精神才想開個玩笑……完全忘記這孩子很膽小的事了。
 
「咿~別…別哭~乖乖~」試著摸摸孩子的頭。
 
感受到他人的好意,恩恩稍微收斂了哭聲,但他仍將臉蛋埋在青年的胸膛裡啜泣,恩澤無奈的代替孩子回應:「抱歉,這小子雖然皮但是膽不大。」
 
「不用道歉,是我的錯,都第二次了…」垂著眼,有些難過自己沒有嬰兒緣。
 
「恩澤先生帶孩子散心?」
 
「散心嗎……不如說是單純來玩的,總是逛街道、樹林,孩子也已經逐漸熟悉,所以就想到帶他來好好玩一場。」恩澤說的是實話,但不是全部。
 
蹭乾淚水的恩恩終於抬起頭來看突然出聲嚇唬他的男人,他對那個聲音有印象,不過當初注意在玩具上,所以也沒好好凝視過男人,不記得人的樣貌,但他知道自己曾經跟人一起玩過。
 
被孩子盯著看,有點緊張地拿出小熊揮揮手。
 
「那先生自己呢?想不想坐刺激的那個?」指指彎曲的過山車軌道。
 
「我可以幫你看著孩子,坐一次的時間應該不會弄哭的……下車後保證煩惱都再見囉!」
 
看到小熊,恩恩又露出了笑容,朝搆不到的小熊揮舞手臂。恩澤想起了家裡也有一隻,是孩子的小熊朋友。
 
「謝謝,那恩恩要熊熊玩嗎?」抬頭看了看青年,又看了看小熊背後的男人,恩恩說了「不要」但小手仍朝著小熊揮動。
 
「就拿去玩吧,不可以丟喔。」把熊拿給孩子,想起上次被熊砸臉的情況,忍不住笑了。
 
恩恩很開心的抱過熊熊,又拉又揉的,就跟對待家裡的熊朋友一樣,恩澤看了感到些許不好意思的說:「抱歉他在家裡也是這麼玩。謝謝康斯坦丁先生願意把小熊借恩恩。」
 
「沒關係我也也是這麼玩的。」眨眼,比了個OK的手勢。
 
「先生想去坐過山車嗎?真的很痛快喔。」從原本的關心變成強迫推銷了……
 
恩澤知道對方說的過山車,不過比過山車刺激的G5他都玩過了……現在他只想陪著孩子。
 
「謝謝,雖然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不過我有玩過。康斯坦丁先生要不要陪我們父子玩碰碰車呢?」他突然想到可以邀請對方,以前只跟同居人一起玩過。
 
「好呀,我很厲害的,每晚都有練習呢。」每晚都一個人開實在有些空虛寂寞,有人一起玩那再好不過了。
 
「那恩恩……嗯,應該不會自己開。」看著孩子小小的手腳,開車還嫌太早了點。
 
「那我們是對手呢!」輕戳了一下孩子的臉頰。
 
恩恩習慣性的抓人手指搖,他其實不喜歡大人弄臉頰,可是大人都喜歡戳捏臉頰。
 
「二對一不公平呢,所以恩恩要先把小熊先生還給人,這樣我們就二對二了。」恩澤藉機將物品還給對方,不過孩子沒聽懂,所以青年又簡單說了一次:「恩恩還小熊喔!」
 
聽懂的孩子,把熊舉向對方。
 
「熊先生他啊,可是國手級的F1選手喔。」接過熊熊,跟熊熊擊了個掌。
 
「我們一定很快的,對吧?記住…要趕儘殺絕。」自己和熊先生對話起來……
 
「那我們父子拭目以待囉!」其實勝負不是恩澤在意的事情,玩的開心就好。
 
三人一起走向碰碰車,恩澤挑了藍色的車子讓恩恩坐在腿間,並做好準備。
 
「康斯坦丁先生準備好了嗎?」
 
「恩,油都加滿囉。」挑了平常那台畫有眼睛的綠色小車乘坐。
 
對話結束後,小場地的鈴聲響起,表示已經通電了。康斯坦丁一個急轉彎從恩澤父子面前消失,由於只有兩組人馬,場內很是空曠。
 
對方動作很快,一下子就消失在父子兩人面前,所以恩澤提高音量說:「那我們比較一下,被撞開十次的那一隊伍就算輸囉!」
 
將車子駛入場內,青年不急著與人相撞,而是先熟悉操作,還有恩恩開心地搶著方向盤轉,所以方向不太好抓。
 
「知道了。」康斯坦丁遠遠地答道。
 
要撞開對方的車,需要夠快的速度與正確的角度,康斯坦丁不打算正面撞擊,而是兩台車併行推擠。
 
他開到恩澤父子右邊,露出了有點壞壞的笑容,方向盤往左轉到底。
 
查覺到對方的意圖,恩澤方向盤一轉,趁對方撞上來之前先搶一步將對方撞過去,但因為角度的關係,兩車相互彈開。
 
「這有趣了,我比較喜歡直來直往。」
 
青年朝著目標直直開去。
 
「反應挺快的嘛!恩澤先生。」既然對方想正面對決,又有何不可呢?康斯坦丁轉過方向,正面朝著恩澤父子衝。
 
被對方撞開了一次,這點震盪沒有讓恩恩害怕,反而是在理解發生甚麼事情後,開懷大笑。
 
「康斯坦丁先生很強啊!」想稍微繞個圈,方向盤卻被孩子搶去,直挺挺地往對方衝過去。
 
「當然囉,這是國王的力量。」男人笑的不輸孩子那樣開心。察覺對方車子正駛過來,方向盤轉到底卡住,切換成倒車模式,準備逃走。(bzzz)
 
再一次不分勝負的兩車彈開,恩澤讓孩子掌握方向在每次快碰壁前轉回場地。
 
第三次的主動進攻,仍然是筆直的向人駛去。
 
被彈開後康斯坦丁維持原來倒車模式,轉回來要多花時間,就乾脆直接倒著開溜,反正碰碰車就是讓人出車禍的……
 
沒意料到對方會倒著開車,無預警的被撞了出去,這是第二次被撞開,不過父子兩人都很開心。
 
因為是「碰碰車」啊,就是要碰撞才有趣。
 
「我大意了,沒想到康斯坦丁連倒車都能夠準確地撞到。」趁著孩子只注意笑的時候,恩澤繞到場地邊緣重新調整再回到場內朝向對方駛去。
 
「恩澤先生也試試呀,平時可不能這麼開車喔。」康斯坦轉個彎跟上恩澤父子,打算找機會偷襲。
 
兩車因為擦撞彈開來,恩澤笑著回應:「讓我這無照駕駛開車恐怕會出人命喔!」青年說的是事實,心想反正在城鎮裡也用不到交通工具。
 
彈開後,青年嘗試轉到對方背後,不料興頭上的恩恩大力扭轉方向盤,車體又朝人直直撞去。
 
「哎喲,恩恩車手總是這麼直來直往呢!」抓好方向盤,準備迎接衝擊。
 
被撞開的是恩澤父子,第三次被撞開也讓恩澤燃起了較勁的慾望,「直來直往才乾脆啊!」
 
父子難得轉向一致,朝著對方正面駛去。
 
「哇啊,熊先生糟糕啦,恩澤先生認真了呢。」嘴上這麼說,實際上卻絲毫沒有退讓的意思,直直加速準備拼個運氣。
 
愉悅的兩車撞擊,這一次成功的將康斯坦丁撞開,恩恩開心的舉高手歡呼。
 
恩澤為了調整自己,這次沒有主動出擊。
 
「哇!」坐在椅子上的小熊因為彈開的力道而往旁邊倒下,康斯坦丁乾脆抓著小熊,單手握方向盤準備出擊,這次他快速的繞到恩澤隊後方。
 
預料到對方會來這一招,恩澤學習對方的技術,固定好方向盤後身體轉向後方,並讓車輪反方向轉動撞去,成功將身後的突襲反撞回去。
 
目前康斯坦丁與恩澤兩隊以三比二的情況下,由前者暫時勝出。
 
「哎呀,被學走了哪!熊先生我們要加油才行了。」重新踩好油門,康斯坦丁開出去繞了繞場地,接著再次網恩澤隊的方向衝。
 
「我要來囉~~~」
 
聽到對方的預告,恩澤也轉向應對,兩車互相彈開,誰也沒贏誰,不過恩澤在調整方向的時候,恩恩再次插手,不曉得想把車子轉到哪去。
 
「恩恩想開到哪呢?想來個奇襲嗎?」
 
恩恩掌控了碰碰車,沒有目的的在場內快速的轉著,康斯坦丁一邊閃著,卻側面撞上了恩澤父子黨的淡藍色的的小車,而且很幸運地把對方彈開了。
 
「寶寶沒事吧?」因為是側面撞擊,搖晃得有點大,康斯坦丁決定先停下來關心。
 
將失控的小車穩住,恩澤注意到孩子有些嚇傻,但當他回神過來仰望青年,又看了看停在不遠處的熊先生和他的搭檔,又笑開懷,看起來是沒事。
 
「謝謝,恩恩沒事,只是傻愣了。」笑著回應對方,他們的比數又拉開了差距。
 
但恩澤不急著反攻,將駕駛權拿回來後,在場地內熱身一下。
 
確定青年握有駕駛權後,康斯坦丁才繼續上路,看來恩恩雖然膽小但不怕撞?超了恩澤他們的車後,一個急剎車停駐,想讓藍色小車自己來撞。
 
見對方超過了自己,恩澤加速跟上後方向盤一轉,兩車駕駛都有所預備,所以不分軒輊的彼此彈開。
 
「哇喔!看樣子想贏過康斯坦丁先生那一組恐怕要多花點心思跟技巧了。」青年笑著總結。
 
「熊先生可是末路車神呢!」舉起小熊想故意挑釁一下,但熊寶寶的臉怎麼看都沒有那種氣質……
 
不久後兩部車又開始在場內轉呀轉,時不時傳出電流的啪呲聲,康斯坦丁決定把小藍車擠去撞牆,這樣對方還得倒車才能繼續攻擊……恩,好像有搞頭。
 
對方想將自己逼到牆邊,為了不讓對方得逞,恩澤也操作方向盤撞過去,所幸在被關牆邊之前,因為兩車碰撞而彈開彼此,回到寬敞的場地,青年預告著:「我們來囉!」
 
「剛才真是好可惜呢~」重新控制好方向盤,也朝著場內的恩澤父子正面開過去,心想著果然空曠的場地比較難耍賤呢……
 
興許是恩澤他們早一步動作,雖然對方也回過身準備抗衡,但結果還是被他們父子撞開,恩恩舉高手大笑著。
 
「康斯坦丁先生加油囉!」遊戲還沒結束,為對方加油並非滅自己威風,只想表明這場遊戲勝負並非最重要。
 
「恩恩他們很厲害呢,是吧熊先生?」穩住車身後,康斯坦丁笑著說,果然玩碰碰車就是要被撞才痛快呢。
 
這次沒有在場內熱身,而是直直朝對方衝去,用力地撞開對方。
 
「磅!」還自帶了配音。
 
隨著對方磅聲響起,恩澤父子被撞開來,雖然比數才五比三,青年卻意外地有些疲倦了。
 
「呵呵,雖然還有一半,不過我們留著下次比如何?」青年將車子駛回邊緣,並將想要掌控方向盤的小手固定在懷裡,才不會又失控。
 
上半回合,算是恩澤父子們輸了。
 
「啊……是啊,好像玩了很久呢。」想起一開始遇到到恩澤的時候,對方看起來就很累了……還玩了這麼久真是不好意思。
 
「加上平手的次數,肯定超過十回合了吧!」兩隊的車停下一會兒後,場地的鈴聲又自動響起,是結束的鈴聲。康斯坦丁下車走過沒有通電的地面,走向父子黨的車做出假裝開門的動作。
 
「小車神請。」半彎下腰,對著寶寶說。
 
對方的動作太過風趣,恩恩雖然不懂,但恩澤笑得合不攏嘴,他讓孩子先離開,後者困惑地仰望褐髮男人,不懂他在說甚麼?
 
「康斯坦丁先生也很喜歡孩子吧?」恩澤跟著站起身後不急著將孩子抱起來,而是與面前的青年閒聊。
 
「恩,如果是可以聊天說話的年紀就更喜歡了。」完全沒有察覺自己說出了像變態一樣的話…
 
恩澤同意,雖然照顧孩子常常會發生預料外的趣事,偶爾還是想要有一個能夠陪自己聊聊天的對象。
 
「是啊,如果恩恩再大一點就好了。」抱起不知所措的孩子,青年笑著回應。
 
「不知道城裡有沒有三、四歲的孩子呢。」過了這麼久,康斯坦丁早就放棄尋找伊索了,不過還是忍不住問了一下。
 
對方的問句讓恩澤想起了那個孩子,還有另一個白髮孩子,於是回應:「曾經見過不太會說話的孩子,只比恩恩大一點,名叫希德羅的孩子,還有一個孩子更大一點,說話也很流利,孩子的名字是薄荷點。」
 
對方似乎想找孩子,不知道這兩個孩子會不會是他想找的人?
 
「哇伊,都沒聽過呢,改天來找找看好了。」說得像是尋寶一樣,聽恩澤描述起來,薄荷點應該比較符合伊索的感覺?
 
「還是,恩澤先生知道他們住哪嗎?」
 
「薄荷點跟安東尼住,確切的地點我不知道;希德羅……我也不知道那孩子住哪,如果可以,挺希望他能留在我家。」只可惜,那日午睡起來,孩子已經悄悄離開他們,彷彿小精靈的拜訪,只餘留幾片花瓣,告訴他們那並非夢境。
 
「喔……」安東尼先生有小孩啊,難怪去玩具店。
 
「後者聽起來是個小浪子呢。」
 
「或許是吧?我也不清楚,如果康斯坦丁先生有緣的話應該可以跟那孩子碰面。」不知道那孩子已經認識多少居民了呢?
 
恩恩不知道大人們談論的是誰,只是一直聽見「希德羅」的名字,很努力地想理解他們在說甚麼,可惜聽來聽去還是有聽沒懂。
 
「恩,希望可以見到面呢。」如果變成朋友的話,小伊索會不會吃醋啊?
 
伊索跟自己還是朋友嗎?還是變成父子關係了呢?
 
「願你們能夠相處的愉快,那我們先離開了。」恩澤拉起孩子的小手臂與人道別,這一次,恩恩記住了眼前這名一起玩碰碰車的叔叔。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