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作夢的人

關於部落格
因為期望總是落空
所以躲進夢境裡面
獨自等待將自己喚醒的那個存在......
這裡有最真實的我,但絕對不是完整的我
  • 4986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互相交流】范姜好-初識

 恩澤跟往常一樣抱著孩子散步,或許是熟悉了環境,平時靜默的恩恩一直說出成人聽不懂的幼兒語。即便如此,青年仍舊很認真在聽,沒留意到不遠處的老嫗。
 
她觀察了一段時間,發現自己完全不認識這個地方,甚至是沒有一點熟悉感。自己更是除了名字以外什麼也沒能想起來。縱使緊張她也讓自己冷靜下來,開始到處走走看看。
 
「……年紀大就這點不中用噯,真傷腦筋哪。」
 
陌生老邁的聲音引起恩澤的注意,轉過頭發現確實是沒見過的老人家發出的哀鳴,帶著幾分好奇與關切走上前問候:「你好,女士,請問我能幫什麼忙嗎?」
 
「噯呀,年輕人你來的正好。婆婆我老像是迷路了哪,年紀大啦,想不起自己家在哪囉,可不可以幫婆婆個忙,帶我去附近的警局啊?」布滿歲月痕跡的臉龐堆起了彷如少女羞澀般不好意思的笑容,原地轉身面向來人的身軀微微收著力,一雙眼睛還有著相當的活力。
 
附近的警局……
 
見過太多的居民,讓恩澤立刻聯想到老嫗是新來的住民,但他並未點明狀況,應諾長者的要求,帶人走向目的地。
 
路上,為了能多了解對方,青年先介紹自己:「我是恩澤,這孩子是恩恩,我們該怎麼稱呼你呢?」
 
「本姓姜,范姜好。」年邁的女性細細地說著,便又微笑起來,「都這麼大把年紀了,你要叫我阿姨都成啊。這是你的孩子嗎?長得真是可愛。」她一邊說著一邊伸手逗逗孩子。
 
「謝謝范姜阿姨,不過我們不是親父子,到現在也還沒找到孩子的生父母。」回應的同時,他注意到以往遇到陌生人便緊繃的孩子一反以往懦弱的模樣,像學習反擊的乳貓生氣地揮動手臂不想讓人觸碰。
 
一邊慶幸著自己的教養讓孩子逐漸大膽開朗,一邊又開始為雄性天生的攻擊取向苦惱,即使壓下小手安撫,也沒能改變恩恩不悅的表情。
 
青年試著用話題轉移長者的注意:「阿姨找警察是為了找回家的路嗎?」
 
「是呀,一下子在公園裡回過神,就甚麼都不記得囉,人到老真的要服老啊。」年邁的臉上有著溫敦的笑意,老婦靜靜聽著青年的說法,對於頑皮的幼兒抗議般的反應沒有多說甚麼,就是摸摸他的頭之後收回手。「照顧這孩子應該很辛苦吧,真是為難你啦。」
 
「謝謝,能有這孩子的陪伴是我三生有幸。話說回來,我想阿姨不記得過往並不是因為阿姨老了,來到這裡的人大家一開始都忘了過去。」將人帶到目的地,然而從警局的玻璃門望入裏頭只有整齊空蕩的辦公桌,一個人影也沒有。
 
恩澤很清楚會有這樣的結果,畢竟在城鎮生活已經不算短的時間,有許多就算不能理解的事情也能夠接受。
 
「這裡跟阿姨生活的地方很不一樣,如果阿姨有需要,我可以帶妳慢慢逛,慢慢了解。」
 
「……這樣啊,那真是傷腦筋。」事情的發展遠超自己意料之外,老婦露出了為難又苦惱的神情,有些猶疑不定。一對溫和的淺色眼睛在警局裡轉了轉最後又落到身邊的青年臉上,她平和的微笑著:「恩澤啊,你說的不一樣,是還有哪兒不一樣嗎?可不可以用老人家也能聽的懂的方法說給阿姨聽聽啊?」
 
「我們慢慢走,慢慢聊,阿姨應該不趕時間吧?」上前牽住老嫗布滿皺褶的手,雖然早已失去年輕的彈性,皮膚卻意外的柔滑且溫暖。
 
恩澤帶領他走向附近無人的自助式餐館,一道道各色菜餚冒著熱氣滿滿的排列在櫃子上,然而店家裡頭卻沒有店員顧守。在這裡的所有店家都是如此,甚至可以到後場借用乾淨整齊的廚房使用。
 
恩恩還不餓,對那些不是甜點的食物只撇過一眼就轉開頭,青年手牽的老人家才是他好奇的對象。
 
對於眼前奇異的景象好奇的探量著,太過神奇的畫面讓老婦完全說不出話,也不知道該多問什麼。一雙淺色的眼就這樣安安靜靜的觀看著。
 
「這裡的食物都可以自由取用,奇妙的是這裡的食物永遠是新鮮、熱騰的,還有甜點店和麵包點以及超市,就連包裝起來的物品,上頭的保存期限也不斷在更新,就彷彿有看不見的店員更換過商品和食品。」看過眼前的景象後,恩澤解釋起來老人家就比較能夠信服,「這裡的居民不多,大多數是空房,阿姨若想要有一個固定的居所,可以選一個看順眼的房子暫時居住。來到這裡的人們,都回不去原本居住的地方。」
 
一下子知悉如此不科學不合理甚至可說是萬不可能的事實,一時之間仍然難以接受的婦人緩緩閉合自己微張的嘴,靜靜地點點頭。
 
「阿姨慢慢來吧,失去的過往不知道為什麼,總會在不經意的時候想起,如果你需要有人在身旁比較安心,我可以帶著孩子陪你慢慢來。」即使恩恩睡著了,恩澤也願意陪著老人家在城鎮裡到處走。
 
帶著老嫗在餐館的一角入座,青年放下孩子便轉身去拿飲料和熱湯,即使沒有食慾,能喝點東西也好。
 
坐在成人的椅子上恩恩看不到對方的臉,一雙褐色大眼盯著對方充滿歲月的手掌,又低頭看了看自己的小手掌,如此的反覆皺起了眉頭感到困惑。
 
她其實早就老的不需要陪伴也快要不懂得寂寞,儘管初來乍到的不安以及眼前展開的所有非常理事實都讓她震驚非常,老婦卻能夠很快的鎮靜下來。她明白這時候一驚一乍的大驚小怪對事情沒有幫助。恩澤並沒有對自己說謊,那麼她也只能盡力習慣這個新生的地方。
 
老婦靜靜想著事情還不忘看顧身邊的幼兒,不時對他笑笑。
 
終究還是抵不過好奇,就算對方是陌生人,恩恩仍舊自己下了椅子直直走向老嫗,拉下對方的手詳細查看。
 
端著湯品和飲料回來的恩澤提醒:「恩恩不可以把奶奶的手放嘴裡哦。」
 
「不好意思,孩子長牙了,還請阿姨別太由著他。」對老嫗感到有些失禮,不過孩子確實在學習的年紀,有很多規矩都記不得。
 
「阿姨想喝點金針湯還是來杯冬瓜茶呢?」
 
乾脆把孩子抱起來坐在自己懷裡又把自己的手直接放到孩子兩手之上,年邁的女性彎唇笑笑。「不打緊不打緊,孩子就該這樣啊,原來已經要長牙啦,孩子都長得很快呢。」她看著孩子摸摸他的頭,身上有著老人獨有的沉如薰香一類的氣味,又帶了點薄荷的微涼。
 
「唉唷謝謝啦,阿姨沒有老的動不了啊,給我熱湯吧,麻煩你唷。」
 
恩澤笑著將端來的熱湯放在老嫗面前,自己桌前放著冬瓜茶,欣賞孩子在老者懷裡不知所措的模樣,除了自己,沒看過恩恩能安然待在其他剛認識的陌生人懷裡。
 
剛剛被人抱起確實嚇了一跳,現在則是對人又好奇又想回到熟悉的人身上,皺著眉頭東張西望。
 
「小孩真的長很快,可惜不知道孩子幾歲了?」
 
「足歲有了吧,瞧他活潑好動的呢。」主動將孩子還給恩澤,老婦笑了笑。「很黏你呢,這孩子。」
 
「謝謝。」投入熟悉的懷抱,恩恩終於開懷大笑,不緊繃後也注意到青年桌前的飲料,聞起來甜甜的味道讓他伸長手臂想品嘗。
 
恩澤端穩杯子讓孩子小口品嘗,看著對方說:「我們經常在城鎮裡走動,可以陪著阿姨到處走訪,也能趁機尋找合意的落腳處,如果疲倦了,也能就近走入空屋歇息。」
 
「這就不啦,阿姨沒這麼纖細,都一把老骨頭了,自己走走看看也成,照顧小孩又要照顧老人,別這麼麻煩啦。」老婦笑了笑,自己捧起那碗熱湯慢慢喝起來。
 
正因為一把老骨頭了才教人不放心啊……青年並未將這句話說出口,老嫗看似相當健朗,相較之下懷裡的孩子更需要人照顧。
 
恩澤點點頭說:「我知道了,阿姨若有任何需要的話,可以跟你在這裡遇到的居民們提出,我相信大部分的人都很樂意幫助阿姨。」
 
「別擔心啦,我可沒有沒用的都要年輕人時時看照呢。」幾乎可以算是清爽的笑著,老婦抬起了滿布皺紋的手將青年的手置在自己掌心之間,輕輕拍了拍。
 
「你呀,看起來就不是很會照顧自己呢,又還帶著一個孩子。可別累壞啦。」
 
恩澤握住老嫗布滿歲月的手,心裡有些詫異疏忽自己的表現有如此明顯嗎?
 
「謝謝,我會盡量。」不是絕對肯定的回答,青年也無法肯定自己有辦法做到。
 
恩恩喝完冬瓜茶,卻也坐不住了,拍著青年手臂一直看向外頭,「恩恩似乎想出去走走,那我們先告辭了,阿姨別忘記,累了就找個地方歇息,不用客氣的喔。」
 
「別擔心別擔心,好好照顧自己跟孩子要緊啊,知道嗎?」年邁的女性溫柔婉約的笑著,一邊伸手逗逗孩子。「你也是啊,要乖乖聽叔叔的話知道嗎?他照顧你可辛苦的呢。」
 
「我知道。」笑著回應對方,恩澤注意到似乎被老者抱過之後孩子的態度有顯著的改變,起碼不是拍開對方的手,而是笑著躲開老嫗逗弄人的手指。
 
「那麼我們先離開了。下次再見囉。」帶著恩恩向店外走出去兩人繼續在城鎮裡漫步。
 
年邁的女性沒有接話,就是笑著對門口的人擺擺手。隨後捧起熱湯。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