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作夢的人

關於部落格
因為期望總是落空
所以躲進夢境裡面
獨自等待將自己喚醒的那個存在......
這裡有最真實的我,但絕對不是完整的我
  • 4986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限定交流】莫葛析-變調的捉迷藏

 「嗨~是恩澤和小恩恩啊!你們也來公園玩嗎?」向來人打招呼,「是啊!我正覺得……」葛析說著說著,抓準時機鬆開鞦韆的鍊子跳了下來,「很無聊呢~恩澤可有好點子?」他微笑道。
 
鮮少嬉戲的青年一時間也想不到有什麼適合少年的遊戲?腦海浮現的是符合嬰幼兒動作發展的肢體活動。
 
不過……低頭看看孩子,恩恩滿懷期待的仰視恩澤。
 
「我想教恩恩玩捉迷藏,但是沒有人帶他會玩不起來,葛析能陪我們父子玩嗎?」
 
「捉迷藏啊~感覺好久沒有聽到這字詞了。」他微笑,「當然好哇!」
 
「不過我們誰要去躲誰要當鬼?用猜拳決定嗎~?」
 
「讓我先當鬼吧,在家裡有教他甚麼是『藏起來』,不過這小子每次都自己跑出來。」因為無法理解的很透徹,所以不論怎麼玩都玩不起來。恩澤很想教孩子很多很多的遊戲,礙於理解力,始終無法順利進行。
 
低下頭認真再交代清楚,要恩恩等一下跟葛析一起躲起來讓青年找人,「要聽大葛格的話,直到把拔找到恩恩喔。」
 
微笑著仰望青年,也不知道他究竟有沒有聽懂?
 
「沒問題~」葛析點點頭,「那麼有範圍限制嗎?公園能躲的地方有限呢~」他的目光掃視坪數不算大的公園。
 
不知道小恩恩怕不怕高?他腦海裡似乎浮現出一絲想法。
 
「只要是公園的範圍內,樹上也沒關係,先小一點的範圍,恩恩能聽見我的聲音也比較不會害怕吧?」熟悉遊戲玩法再換到寬闊一點的場地,是恩澤的想法,不過他也想過,或許可以挪到室內進行,但這麼一來就會跟家裡做連結,他還是有些擔心孩子在家裡的安全。
 
唉呀~
 
葛析不好意思的搔搔頭,一時興奮忘記自己要帶著恩恩躲藏,沒有想到恩恩也會害怕。
 
「好~!那恩澤快去找棵樹閉眼數個1000再來找我們吧!」他彎腰抱起恩恩,「小恩恩就跟我一起躲,等恩澤來找我們啦!」朝懷裡的孩子燦笑便小步離去找尋藏匿的地點。
 
應諾的恩澤閉起雙眼開始數數,對於少年提議的數字完全沒有更改的打算,被少年抱在懷裡的孩子知道他們現在要「藏起來」就跟在家裡一樣,但是他不知道要藏多久?也不知道少年想藏在哪裡?
 
好奇的仰望抱著自己的人,沒留意到他們所在的位置。
 
那麼就跟預計的一樣藏樹上吧!
 
總是要有藏匿的感覺嘛~
 
為了避免小孩從他身上跌下來,選了棵不算高也不算矮的樹木。
 
「小恩恩會怕高嗎?」將小孩抱起放在自己的肩上,用手覆蓋小恩恩的手邊說邊指導,「抓這裡,要抓緊喔!」感覺對方似乎準備好後,他輕聲道,「列車要開上樹幹囉!」
 
雖然肩上承載著人,葛析仍平穩的到達較粗的樹枝上坐下。
 
他們四周環繞著綠葉,即使如此只要人站在適當的位置依舊能發現他們的蹤影。
 
「現在就等恩澤數完數字來找我們囉!」將肩上的恩恩再度抱回懷裡,「要小聲喔!」在唇前比了噤聲的手勢。
 
不是第一次坐在大人肩上,但是第一次坐在人肩上的同時上樹,恩恩緊張地扒住身下的大葛格,直到重新回到對方懷裡,不同於過往所看到的視界,孩子完全忘記他們在玩捉迷藏,也忘了他們在活動空間狹小的樹枝上,在少年懷裡站起身來四處張望。
 
只要不往下看,樹上的風景也很特別。
 
數到10之後,恩澤並沒有乖乖的一個個數字數出來,以十位數和百位數的方式數到一千,放眼望去已經看不到兩人的身影。
 
「我要開始找囉!」為了讓孩子放心,青年大聲告知兩人尋找開始,聽見聲音的恩恩習慣性朝聲音的方向踏前一步,不穩的小身體在同時緊抓住少年的衣襟。
 
「小恩恩不可以喔!」他用只有兩人聽見的音量輕聲道,「我們在玩捉迷藏,不能太快被恩澤發現,要不然他會難過喔!」將小恩恩圈在懷裡、保護對方安全。
 
因為這世界並沒有其他動物,所以在樹枝發出聲響的時候恩澤就已經注意並猜測是兩人躲藏的地方,一邊在內心佩服帶著孩子依舊能夠爬上樹的葛析,一邊假裝還沒發現繼續尋找:「恩恩在哪裡呢?葛析在哪裡呢?」
 
恩恩很開心,在少年懷裡蹬蹬小腿兒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行為帶給人多少困擾。
 
不知道恩澤要花多久時間才找到我們呢~~~這裡的公園樹木也不算少,但是……小恩恩再這樣激動的蹬腳引起樹枝微小的上下搖擺,恩澤要找到他們也只是視力好壞的問題了。
 
不過……倒也沒關係,小恩恩開心就好。
 
他笑望向興奮依舊的孩子,「這就是捉迷藏喔!小恩恩。」
 
回望擁抱著他的少年,恩恩不解地回應:「藏?」
 
倒是在底下找人的恩澤躲到他們看不見的樹幹後方憋笑,雖然不知道樹上發生甚麼事情,但要人不去聽見樹葉摩擦的沙沙聲很困難,果真就算有人陪在身旁,不懂捉迷藏遊戲的孩子依然藏不起來。
 
「就是像現在這樣,躲在一個地方。這就是藏喔!」他盡量用簡易的字詞表達。
 
「藏!」鮮少發聲的孩子興奮大喊剛學到的字詞,恩澤覺得自己也很難再繼續假裝無視,無奈地站在兩人的樹下仰望:「恩恩捉迷藏說話太大聲就被鬼發現囉!」
 
自知已藏不住了,葛析無奈的望著恩恩再度比起噤聲的手勢,「哈哈,藏的時候不能發出聲音啦~小恩恩。」卻也同恩恩笑了起來 。
 
「那麼列車要開下樹幹了~被恩澤找到啦!」他抱起恩恩坐定肩膀位置,「抓緊!」
 
只見葛析帶著恩恩輕巧穩健的攀住樹幹爬下來,兩人身上沾黏著綠葉喜孜孜的朝恩澤走去。
 
「好快就被發現了~但難得聽到小恩恩說話呢!」
 
「有聽見聲音,但是聽不清楚恩恩說了甚麼?所以恩恩跟葛格說了甚麼呢?」青年沒接過孩子,他打算要進行第二回合,不過是換他去躲藏。
 
「藏~」孩子比著樹上,不知道他理解的是「在樹上躲藏」?或是「藏起來」呢?
 
「那接下來換把拔藏囉,眼睛要閉閉。」聽話地將手掌放上雙眼,但不時地滑開手掌探望,發現恩澤的視線又趕緊回復閉闔。
 
「喔?」葛析挑眉,「這次換我們找恩澤嗎?」
 
「那……要閉眼數到幾呢?」
 
「給我30秒吧,葛析想怎麼數都沒關係。」在指針都不再轉動的城鎮裡,要能夠準確抓到時間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恩澤卻故意用這樣的方式。
 
其實也是怕恩恩在他前腳踏離,後腳就不安分地跟上來,這麼一來就失去了找人的樂趣。
 
「恩恩再麻煩葛析囉!」
 
「沒問題~!」
 
葛析背對恩澤蹲在恩恩的身後,伸手覆蓋住恩恩遮眼的手以防恩恩偷看。
 
「這次換我們找恩澤囉!數完30前都不能偷看喔!小恩恩!」解釋完後他閉眼徑自數了起來。
 
感覺到自己的小手被覆蓋著,想偷偷撐開卻被壓牢動不了。恩恩只好放棄掙扎,等待被解放的時刻。
 
恩澤猶豫了一會,還是選擇用樹將自己的身形藏起來。
 
「30!」葛析鬆開遮蓋恩恩雙眼的手,站了起來,碧眸眨啊眨的掃視公園境內,猜想著恩澤可能會躲在哪。
 
「小恩恩我們要去找恩澤囉!你覺得他會躲在哪?」他笑問身旁的小孩。
 
「馬麻!」看不到人的時候大聲呼叫,這是恩恩一貫的做法,他不知道的是,因為是遊戲,恩澤並不打算聽見聲音就現身。
 
唯一失算的是,沒能糾正過來的稱呼就這麼被葛析聽見了。
 
東張西望著,仍然沒看到青年的身影,恩恩走向長椅,想站上去看看,完全不懂這遊戲的訣竅在哪。
 
 
他有沒有聽錯?
 
不是應該要叫把拔?難不成恩澤也兼負母職?
 
嘛……畢竟只有他一個人照顧小恩恩,也難怪小恩恩會喊錯了。
 
葛析甩甩頭跟上小孩的腳步,「小恩恩你這樣喊是找不到馬麻的喔。」
 
「馬麻躲起來就是故意不讓你找到,做為鬼的我們要把他找出來!」講解完後覺得自己有些繞口,他傷腦筋的搔搔頭。
 
「嗯……」乾脆示範一次好了,「小恩恩你看!」他在木椅旁來回走動觀看,「像我這樣,仔細察看每個地方就能發現馬麻囉~」
 
雖然聽得不是很清楚,但少年說出口的那兩個音節要聽錯也很困難,躲起來的恩澤紅得像煮熟的蝦子。
 
恩恩看著大人來回走動,並不是很清楚對方的用意,然而對方提到「發現馬麻」所以他很開心地舉高雙手要人抱,或許真的能看到馬麻在哪。
 
見恩恩高舉雙手要人抱的樣子,葛析自然是不會推拖。
 
一口氣抱起恩恩,他高喊,「列車來找恩澤馬麻囉!」
 
隨後葛析帶著恩恩先在各式的遊樂設施旁找,想當然爾像恩澤體型高大的人怎可能在30秒內擠進或是躲進小孩玩的遊樂設施呢?
 
他瞄了瞄公園四周的樹木,要怎麼做才能讓恩澤不攻自破呢?
 
「好可惜啊~這裡沒有,前進下個地方繼續找吧!」
 
以為被抱起來後可以找到人,沒想到繞了一圈依舊沒看到青年的身影,所以恩恩又大叫了一次「馬麻」,這回依然沒獲得任何回應。
 
不開心的孩子嘟起嘴巴,然後他注意到沙坑,心想會不會躲在那裏了?不過自己現在被抱著。所以恩恩掙扎著想落地自己去。
 
注意到懷裡孩子的動靜,他連忙放下對方,「怎麼了?」葛析疑惑出聲,但也沒有要攔阻恩恩的意思。
 
踏回地面,恩恩小跑著到沙坑開始挖起沙子來,他以為青年會躲在底下。
 
緩步跟在恩恩後頭來到沙坑,「小恩恩不找馬麻想玩沙子了嗎?」他彎腰望著不停挖沙的小孩。
 
難不成是覺得恩澤會躲在那?
 
這想法真可愛,他小聲笑道,「那我也來幫忙挖吧!!」坐在恩恩身旁,葛析也挖了起來。
 
聽到刨沙的聲音,恩澤好奇地向外望一眼,沒想到看見一大一小正挖著沙地,非常佩服葛析願意耐著性子陪孩子胡鬧,不過他猶豫了起來,自己到底要不要主動露出馬腳呢?
 
兩人弄得場地沙塵飛揚,鮮少遇到這種狀況的恩恩開始咳嗽起來,到後面也無法繼續手上的動作,只能一邊咳嗽一邊等待身體的不適退去。
 
察覺到小孩的不對勁才猛然發覺四周塵土飛揚的葛析趕緊抱起恩恩脫離此刻宛如沙漠風暴的沙坑。
 
「哇!!小恩恩你還好嗎?」將人帶到滑梯後躲避沙塵,葛析擔憂的詢問。
 
喝點水會不會好一些呢?
 
咳嗽仍停不下來,孩子的聲音聽得恩澤感到心疼,本來想出去幫忙處理,但瞄到葛析正努力地想辦法解決,所以他決定繼續耐著性子等待。如果真的不行,他也不會繼續躲藏。
 
……看來是不太好啊。
 
再度抱起咳嗽不止的恩恩,葛析尋覓著公園裡的飲水器。
 
「啊!」找到了!
 
單手抱住恩恩,另隻手按壓按鈕,乾淨的飲水便從管子流出恍若小型噴泉。
 
把自己和恩恩沾滿沙子的手洗盡,他用手接了一點水想讓恩恩飲用。
 
「小恩恩會喝水嗎?喝了這個就會好一點,就不會再咳、咳、咳了。」
 
凝視管子噴出的細流以及少年手心上的水,恩恩從來沒用過這種方式來喝水,雖然知道少年要讓他喝水,但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入口才好?
 
湊近伸出小巧的舌頭舔舔,發現這樣似乎也能夠汲取水分,出自於本能反應的孩子很快將水捲入嘴裡飲下,喉嚨也不再感覺搔癢,第一次用這種方式飲水對他而言非常新鮮,伸長了小手想自己試試看,卻怎樣也接不住侃侃而流的清水。
 
「小恩恩還想喝嗎?」葛析偏頭再度微彎曲手指讓手心呈現一凹洞好承接飲用水。
 
「來~」又湊進小孩的嘴邊。
 
好神奇!
 
恩恩睜大了眼睛來表達他的驚訝,比起喝水,他更想知道要怎麼用手接水,因此沒有飲用放到嘴邊的清水,而是再次伸長手想嘗試接水,侃侃水流仍然無法在小手上積水,而是成了轉向的基石如瀑布般傾流而下。
 
「喔喔!」葛析終於明瞭對方想做什麼了,「小恩恩想玩水對不對!」他學著孩子的動作,將手擺在對方的小手下頭承接水,隨後潑了出去。
 
「水花~~!」
 
水花撒開的那一瞬間,恩恩才又想起了它那不規則的美麗,很歡快地跟著少年潑灑水流,完全忘了自己是為什麼要摸水,也忘了他們正在進行的遊戲。
 
聽見少年和孩子的笑聲,青年知道他們玩開了,估計容易被轉移注意力的孩子也已經忘記他們的遊戲內容。
 
見恩恩潑水玩得相當歡愉,雖然不想阻止對方但葛析仍舊按下按鈕停止飲用水流出。
 
「好囉~玩過頭衣服會濕掉喔~」移動離開了飲水器,他拿出了手帕仔細幫恩恩將沾有沙塵的臉頰拭淨。
 
平時就不愛洗臉的恩恩跟往常一樣,一直抿著嘴閃躲貼近臉頰的手指,在遠方暗處看著兩人互動的恩澤感到很溫馨,葛析照顧孩子很溫柔。
 
望著恩恩左躲右躲他手裡濕手帕的模樣,葛析沒轍的改擦乾淨自己的臉。
 
沒擦應該沒關係,他認真細察對方的臉頰,不會打噴嚏就好了。
 
隨後他又回到飲水器旁洗淨自己的手帕。
 
剛剛才玩過的水柱又出現了,恩恩再一次伸出手去拍打,正因為他會有這樣的舉動,恩澤也學會把孩子夾在腿間繼續整理自己的技巧,不然小淘氣一時沒注意又會跑去開水龍頭。
 
「小恩恩真的很喜歡玩水呢。」他笑著趕緊將飲水器的開關關掉。
 
下次要不要約恩澤一起去湖邊玩呢?
 
葛析邊思索邊將兩人身上的水滴擦乾。
 
「小恩恩,我們來繼續找恩澤吧~」放下恩恩讓對方自由活動去尋找,自己不疾不徐地跟在後頭。
 
「馬麻?」孩子完全忘了他們在遊戲,被少年提起才想到已經很久沒看到青年的身影,隨便選了方向就跑起來,沒留意到恩澤早已站出來悄悄看著他跑遠的身影。
 
小傻瓜你跑錯方向了喔。
 
不是很在意恩恩往哪個方向尋找恩澤,葛析只是開心的跟在人身後跑,享受遊戲的各種過程。
 
「馬——麻——」奮力的喊叫依然沒有任何回應,恩恩開始感到害怕,自己是不是被人丟下來了?
 
恩澤用力搖了搖遮蔽自己身影的樹幹發出沙沙聲響,即便孩子沒能反應過來,跟隨在孩子身邊的少年總能察覺吧?
 
葛析眼角瞄向發出聲響的方向。
 
嗯......該怎麼做呢?
 
他一開始便知道恩澤會躲在樹木附近,只是不知道確切的位置。
 
這沙沙聲有可能就是恩澤發出的聲響嗎?
 
其實他還滿佩服對方到現在都還沒因為恩恩的叫喊而衝出來,遙想之前父子兩人在他眼前哭泣相擁的模樣......
 
嘛、情況不太一樣啦。
 
撿起石頭朝發出沙沙聲響方向的地板丟擲,他試圖引起孩子的注意。
 
「小恩恩,你有沒有聽見響亮的聲音?」碧眸骨碌的轉圈,「有可能是馬麻喔~」
 
聽見少年說「馬麻」而回過頭去,樹葉沙沙叫,樹枝在搖晃,馬麻在那邊嗎?
 
可是跑過去之後還是沒看到人,為什麼馬麻不出來呢?馬麻不要恩恩了嗎?
 
沒看到蹲踞在樹叢後的青年,滿心害怕被人留下的恩恩終於止不住地放聲大哭,恩澤只好無奈的從跟孩子中間相隔的樹叢後抱起孩子在懷裡安慰:「真是的,把拔沒有在上面,所以恩恩才看不到啊。」
 
這場遊戲他確定一件事情,即使有人陪著,孩子比較適合躲藏而不是找人。
 
在葛析跑到哭泣的恩恩身旁前,恩澤現身將恩恩抱在懷裡。
 
他從小跑步轉而走路,果然小恩恩的哭聲是誘恩澤出來的最佳武器呢。
 
走到兩人身旁,葛析伸長了手故意戳恩澤的臉頰,「小恩恩找到馬麻了,所以是我們贏了!」他朝恩恩燦笑,「所以不要哭囉~」
 
是把拔啦……恩澤無力的在內心抗議著,不知道為什麼孩子最近都糾正不過來,才讓葛析誤會。
 
找到人的恩恩笑得很開心,張開的小手掌面向葛析,想跟人來個勝利的“Give me five.”
 
當然沒有忽略小孩微笑高舉向他的手掌,葛析燦笑,動作輕巧與恩恩擊掌,「Ya~贏囉!」逗趣的在原地轉了個圈。
 
「不過話說回來,小恩恩這樣有學到怎麼玩捉迷藏了嗎?」他疑惑的停下旋轉。
 
恩澤也很好奇孩子是否學會了?便低頭詢問:「恩恩要再玩一次捉迷藏嗎?」
 
「捉迷藏」是剛才跟大人們一起玩的遊戲,聽見問句,孩子皺著臉搖頭回答:「不要。」
 
「看樣子知道甚麼是『捉迷藏』了。」青年苦笑著肯定,因為孩子拒絕這遊戲,表示他將剛才哭的原因跟遊戲聯想在一起。
 
「那你喜歡跟葛析葛格玩嗎?」
 
恩恩轉過頭看向一直陪著他的少年又轉過頭看著青年,臉上寫滿困惑。
 
「哈哈,小恩恩是不是累了?」他輕揉過小孩白色的髮絲,「有機會再一起玩吧。」
 
回應少年的是燦爛的笑容和大大的哈欠,孩子剛才又咳嗽又哭泣,大概真的是累了,恩澤親親被少年清洗乾淨的臉蛋,「謝謝葛析陪我們父子玩,今天真的很愉快。」
 
結果雖然不如預期,但在過程中的笑聲他都聽得很清晰。
 
「哪裡~能跟你們一起玩我才開心呢!」
 
「那麼我們下次見囉~恩澤和小恩恩。趕快回家休息吧!」笑著朝兩人揮揮手。
 
「掰掰囉!」恩澤拉起孩子的小手貼上嘴唇後再揮手,「Kiss掰~」
 
似乎是很喜歡這新的動作,恩恩又一次自己做出「Kiss掰」的動作。父子兩人道別後踏上回家的路程。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