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作夢的人

關於部落格
因為期望總是落空
所以躲進夢境裡面
獨自等待將自己喚醒的那個存在......
這裡有最真實的我,但絕對不是完整的我
  • 49868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互相交流】詩緹菈-星光流逝的湖畔

 從瞭望台離開後,父子倆並沒有回家去,而是一路唱著「小星星」走向森林深處的湖畔。
 
「一閃一閃亮晶晶……」「亮雞雞——」
 
「滿天都是小星星……」「小西西——」
 
恩澤有些困擾,孩子並非完全不會鼻音,只是沒辦法跟「一」結合起來。
 
父子倆唱得歡快,走近湖畔才注意到獨自坐在湖畔邊的女子,看似在回憶過往。
 
「詩緹菈小姐夜安。」
 
「夜安~恩澤跟小恩恩。」心情和夜晚微涼的天氣一樣舒暢,星空持續籠罩著從某一點輻射出的明燦光線。「星星亮晶晶,很漂漂哦。」伸了手指輕擠著恩恩發不清楚標準音的小嘴旁邊。
 
一來就被擠臉頰,恩恩嘟著嘴伸手抓手指。
 
「平時的星空很美,現在又有流星雨讓星河顯得更生動。湖畔、星河、星雨,再加上麗人,今晚很幸運的欣賞到一幅美麗的圖畫。」
 
「真是~」手指任由恩恩抓著,她帶著打趣的眼神看向恩澤:「承蒙誇獎,恩澤也變得嘴甜了。」
 
「是嗎?可能這陣子跟著孩子吃甜,不小心吃太多了吧?」恩澤笑著回應,懷裡的孩子抓著對方手指的同時仰望打量成人目光,又將視線放回被他抓住的「俘虜」,另一隻手放上去一起抓住,似乎想做甚麼。
 
「…?」不明白小孩接下來的動作,她還是任由孩子抓著手指頭。「甜食可以讓心情變好,試過之後,覺得確實滿神奇的……亮晶晶的東西也有相同的愉悅效用~~啊,這是對我來說吶。比方像這場流星雨,夜空燦亮的無以名狀,看著看著覺得很驚喜很快樂……」滔滔不絕地述說,她分享著自己充滿喜樂的心情。
 
「甜美的事物總是讓人感到心情愉悅,不過對孩子來說,這場流星雨除了是個驚奇的視覺體驗外,似乎並不能引起更多的共鳴。」凝視孩子的動作,恩澤還是決定在他有下一步動作之前,讓人鬆手:「恩恩不可以把別人的手指放嘴巴,把拔會生氣喔。」
 
聽見青年的話語,恩恩把手指放開一臉無辜的仰望青年。
 
「欲望啊。」她重述了那個詞。「人果然或多或少都會有呢,連這麼小的孩子也是。」凝視恩恩開始睏倦的睡臉,詩緹菈慢慢地縮起手指。當欲望無窮無盡的時候,就會像那個人說的一樣了吧,一個牽連著一個。
 
「這對孩子而言是本能的學習反應喔!藉著放入口中可以辨別材質,是否可食用,用甚麼樣的力道可以造成甚麼樣的結果……這些都是本能的反應加上學習,所以聖經裡提到的『七罪』,其實並非真正的罪惡,我個人是如此認為。」不知道為什麼突然牽扯到宗教,恩澤趕緊表示是他個人見解。
 
畢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夠接受這樣的說詞,而且他之所以肯定這些說詞,背後有著生長發展的理論做支持,再加上自己的推論。
 
「最重要的是,我們大人是引導和教導的角色,能讓孩子透過其他方式來認識和探索他所接觸到的世界。」恩恩開始磨蹭青年的胸口,他確實想睡覺了,於是恩澤調整摟抱的姿勢,讓孩子能以舒適的姿勢入眠。
 
「原罪不是原罪嗎……雖然我身為天主教徒,關於《聖經》或是教宗提過的任何神旨,卻不是很相信跟接納,可以說這些質疑就算是聖職人員給予了答案或方向,我還是覺得不踏實,只認定是在自己沒有依靠的時候,作為暫時的精神支柱或者道標。恩澤不必諱言,我想聽聽你對罪惡這類事情的看法。」
 
她很平靜地表達自己的立場,聚精會神起來。
 
那樣我是不是可以稍微軟化那個人的冰寒眼神,更接近他一些?
 
「我認為那不是『罪』,人出生都有所謂的『本能』,用來探索他所存在的世界,儘管有許多的本能在經過演化之後逐漸轉弱甚至是消失,或者是毫無用處,但仍舊存在我們的遺傳基因裡頭。詩緹菈小姐想過,為什麼『神』只愛人嗎?」恩澤思考過,「人」與「獸」的差別,他也發現,若撇開一些條件不談,人與獸是相同的存在。
 
「如果身在教堂裡,我會以『神用祂的形象造人』來回應,只不過那種答案左思右想實在很沒說服力,而且也挺自私的,因為形象是用自己來創造才去愛的嗎……反而會不禁產生更多質疑吧……並非人才有靈魂,萬物與生俱來皆有,一花一草只要能活下去,我都願意貢獻力量守護它們脆弱,但值得活下去的生命。」
 
恩澤的話引導她想表達自己的價值觀,儘管這些觀念,在那個人所在的世界裡,微不足道。
 
「我也相信,並非只有人類才有靈魂,所以我認為,神之所以愛人,是因為他是人所創造的『靈』,他擁有的形象,是由他的信徒們的行為與態度建立起來。」恩澤停頓了一會,思考該怎麼述說能更準確的表達自己所想的結果。
 
「看著剛到世界來的新生兒,他們弱小的無法自己生存,但是當他還在母親腹裡就懂得要滿足身體成長所需,不斷從母體索取養分;出生後,為了滿足生理所需,不斷的啼哭索要;再稍長一點,他開始不只是為了生存而哭鬧,也會為成人的注意與愛做出反應。」所以很多媽媽可以從孩子的哭聲判斷寶寶的需要。
 
「新生兒的行為跟野獸差別不會太大,只是人類的學習能力比野獸們更強,我們會從父母,或所生存的『世界』學會事情的對錯,進一步懂得什麼是善惡,然後,做出自己覺得最合適的行為。」恩澤在思考要不要提出佛洛依德的「三我」論。
 
「這樣說來,神也只是人的自我慰藉了。有些奇幻故事在世界觀設定的時候,會特別加入規則,說明神是依靠眾多信徒信仰的凝聚,進而獲得更強大的能量,回應信眾們。這個神與信徒互相循環依賴的系統,誠如恩澤你剛才所說,祂擁有的形象,是由祂的信徒們的行為與態度建立起來。」
 
身為天主教徒,她覺得自己與他人別無二致,她的神不會特別比其他人強大或弱小,只是一個圈留她心安理得過日子地區域守護者,她稱此為『聖域』。
 
忖度了一會兒,她才將焦點從恩恩慢慢閉合的雙眼,轉向了恩澤的臉龐:「道德非常重要,希望在正常生活下,可以好好的尊仰道德。很多事情沒有絕對的對錯,卻存在著相對的對錯。雖然自己剛才說了許多冠冕堂皇的話,事實上我想求的卻只有一個『理』字,像是為什麼會在這裡,為什麼想不起事情爾爾,種種的好奇,只要原理能夠被滿足,這些結果若是我的最終命運,我也認了。」
 
「我所求的和詩緹菈小姐很類似,我會去猜測命運如此安排的意義,重要的選擇則是踏穩在道德上。」低頭看著呼吸平穩的孩子,恩澤繼續說:「所以我會盡我所能的教孩子該怎麼做選擇。」
 
抬眸凝視女子紅寶石般的雙眼,愉悅的分享:「我父親對我說,最重要的不是我選擇信仰什麼,而是我擁有什麼樣的信念。」
 
「嗯~」她認同的回應。真奇妙,猶記得初遇黑髮青年時溫溫軟軟的景況,到現在為人父後堅毅的變化令她感到不可思議。
 
人確實很多時候無能、脆弱又愚蠢,但是往好的一面發展的人,並非不存在。在湖畔聊過之後,她就察覺了青年的改變,也或許這才是對方真正的樣子。
 
「建立於道德,並踏穩其上,這樣的想法不僅是潔身自愛,也有能力關懷他人。擁有可以施捨的能力,我認為是強者本應具有的特質。雖然以現在的情況我還無法很清楚體會,倒是恩澤卻讓我覺得開始有這樣的肩膀了。」
 
她笑著,回望青年闐黑深邃的雙眼。
 
因為還想不起來,雖然她非常認同這項觀點。但是對此事有些特別的感覺,或許她曾經為誰挺身而出?心底深處如此相信著。
 
「謝謝,我不敢肯定自己能成為他人的肩膀,起碼,要成為能夠讓恩恩站穩腳步的基石。」抱著熟睡的孩子起身,恩澤知道該是道別的時刻,就算自己毫無睡意,也得顧及懷裡的寶貝。
 
「很高興今晚能跟詩緹菈小姐分享自己的見解,也謝謝你很有耐心地聽完我冗長又不知重點為何的想法,不過我該回去讓恩恩能舒適的躺在床面上。」
 
「確實有點長呢~」她笑著說:「黑夜裡還能感覺月光的溫柔,我也很感謝你願意分享看法。」顧及恩恩並作為小孩倚靠的恩澤,散發著月暈溫柔的蛋清色,即使在光線強烈的流星雨之夜,也能看得見它的存在。詩緹菈輕輕向恩澤父子倆告別,回頭繼續讓捕夢網散開羽毛,蒐羅著其他的記憶碎片。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